軒轅劍外傳穹之扉:劇情流程《第四章》中

※本文章會帶劇透,請斟酌參閱


來到異河鎮近郊,子巧又餓了…眾人再度休息
阿奇也於這時趕忙叼果子給子巧,以免自己被吃掉

子巧吃飽後,說知道點建木的有趣傳說
聽說伏羲是天人之子,他想藉由建木爬到天上見自己的父親
於是帶著自己做的琴來到都廣之野的建木底下
此時有位美麗的女子對伏羲說當往上爬時,千萬不能向下看
伏羲把琴送給女子,希望女子為他演奏一首離別曲
然而女子彈奏的曲調太哀傷,讓爬建木到一半的伏羲想起人間還有許多苦難
伏羲忍不住向下看,結果掉了下來,從此再也無法上天
但伏羲也因此領悟到,讓他回到地上的,其實是他對人問的愛
於是放棄上天,留在人間教人們各種技能,使人們生活躍進了一大
步沐月聽了,說伏羲大人原來還發生過這些事
子巧看沐月有反應,說講故事總算沒有白費

司空宇看著沐月,心想可能是是因為建木已經不在而煩心
說已離異河鎮不遠,但沒看到什麼通天巨木,可能真的的已經不在了
這樣的話還要過去嗎?
沐月說就算建木不在,或許還能找建木化形之人幫忙
接著說建木很久才結一次果,只有一顆經數千年修行能化為人形
建木化形之人擁有建木晶元,可隨意操控建木生長,並照料下一次結的果
若能找到他,必定能夠返鄉
眾人聽了,感覺沐月的家鄉很神秘,鳳煜更是要求沐月進一步說明
然而沐月不想說,子巧也叫鳳煜別逼問了
接著子巧問鳳煜建木傳說廣為人知,煽動者又四處散佈天門將開的謠言
難保會不會也到都廣之野尋找建木?鳳煜說這也有可能
這時子巧體力恢復得差不多了,眾人便繼續前進

※DLC支線:吾情所衷(別莊)、 自然之處(異河)、我想學飛(無名異境)


來到異河鎮,向村人打聽完消息後,得知建木已經不在了
至於建木化形之人的事也一樣沒有
司空宇問沐月究竟從何得知建木化形之人?沐月沒有回答
但是鳳煜說根據他的打聽,附近有個碧鄰大澤
據說他們有些人的先祖,是從那裡遷來此處的
而且那裡有座神祠,祭拜著一個叫「稷神」的神衹
雖然現今那裡少有人居,但他們有時還會去神祠祈求風調雨順,果物豐收
而解據擴說稷神的潰骨就是葬在都廣之野
若碧鄰大澤真有個稷神祠,那麼該處為都廣之野的可能性就大增
畢竟上古時期的都廣之野腹地廣闊,搞不好也包含碧鄰大澤

雖然眾人已經決定好下一個目標,但是鳳煜建議先在此休息一晚,整備好再出發話正說完,突然村子人口處傳來騷動,有幾位百姓大喊「不要吸走我的魂靈!」眾人心想可能是跟之前所遇到的類似的怪物,便趕往村口


來到村口,發現該怪物有與妖花相同的印記,果然是一夥的!

頭目:異獸


打敗怪物後,怪物身上飛出許多魂靈,子巧又被憑神
沐月趕緊施法把魂靈從子巧身上送走
這時發現是翟虎的魂靈,令司空宇大為訝異
而在高處,有個斗篷人正看著這一切…
鳳煜提議帶子巧去逆旅休息


來到逆旅前,被一群奇裝異服的女子給擋住去路
一位看起來是頭頭的人表明自己叫做向姐兒,是異河鎖首領
說最近聽某個夷人說撿到位天下掉下來的美人,形容的外貌與沐月十分相似
不過那個夷人已經被滅族了,因此自己便以夷人的夥伴身分前來接收
妳要做什麼?沐月以為向姐兒也想登天
但向姐兒說不想上天,只想留在人間享受,而享受就需要貝幣
還說有些人整天想登天,若把天人獻給「他們」,一定能獲得許多貝幣─

司空宇和子巧擺出備戰姿勢警告向姐兒不准動沐月一根寒毛
但是向姐兒也警告跟她做對沒有好下場


鳳煜見情形不太妙,便發揮其油嘴滑舌的本領,還給了向姐兒一大筆錢
說沐月若真是天人,應早已返回天際,豈還會留在此處?
聰明如向姐兒,必然已想到這道理
向姐兒一關始說不吃這一套,但看鳳煜禮貌周到,言詞理直氣壯
心想也許真的看錯人,而且翟虎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再者若抓錯人去呈獻給「他們」,搞不好自己也不會好過,便放眾人一馬

子巧說鳳煜根本沒必要這麼做,明明找麻煩的是對方,還白白損失這麼多錢
但鳳煜說這點犧牲不算什麼,現在不宜引起紛爭,也希望被憑神的子巧能夠休息


晚上,沐月在屋外思索,心想那個黑炎印記跟「他」的部族圖騰實在太像
看著玄濤戟,沐月想「他」大概會知道吧?可是大概也不會告訴自己吧
接著想華胥怎麼樣了,如今離開了想要回去,卻發現如此不容易…


司空宇看沐月似乎又在苦惱,想上前陪一下,但來到沐月面前時變得語無倫次
阿奇人小鬼大,「嗚咿?」了一聲
「阿奇,住口」
司空宇似乎想擠出一點話來,說這片星空真是公平
「這片星空,同時照耀著大地,無論天人、凡人、帝王、平民…」
「在星空下,都一樣渺小,看到的也都是同樣的星空」
接著說翟虎的魂靈也一樣到天上去了吧
雖然是壞人,但是在死後也跟著其他人一同共享了這月星空
不過沐月說翟虎的魂靈被妖物吃掉了大半
殘餘力量不足以上天,亦不足以附體,可能永遠飄蕩於人世之間


聽沐月這麼說,司空宇反而同情起翟虎來
雖然是想向翟虎報仇沒錯,但是連先祖所在的地方都無法歸去,也是太過了
更加認為那些以人魂靈為食的妖物真是該死
接著說雖然自己之前曾被放逐,但是至少知道有個家可以回去,心裡也踏實
雖然家鄉已被摧毀,但至少是大家一起生活過的地方
相信沐月想回那個無人的華胥,應該也是因為如此吧
但是沐月說「有時,上天賦予的使命,是懲罰」
司空宇無法理解,只是望著沐月,心想她到底經歷過什麼?


同一時間,鳳煜收到了甘盤師父的信,不由得嘆了一聲
信內說到數個月前,甘盤觀天象時發現見雲氣有異,純白瑩光自空中下墜
甘盤深怕此異象對商國不利,更加緊尋找古籍中所記載的傳說神器
那瑩光異象,搞不好是那群煽動者造成的
如果不趕快找到登天之法取得上天認可的話…
突然,鳳煜想到妖花與向姐兒提到的天人,心想可能跟沐月的來歷有關?

子巧在一旁看著鳳煜認真想事情的態度,心想這人也真奇怪
應該是個好人,可是又能面不改色扯謊,讓人弄不清能不能相信


正當子巧想來想去的時候,鳳煜突然接近,嚇到了子巧
子巧慌張,趕忙說鳳煜搞不好又在想什麼壞心眼的事,才偷偷替王子盯著!
接著子巧說鳳煜此行,應該不會只有下午說的那麼簡單吧?
鳳煜笑了一笑,說此行確有目的
其一,為答謝沐月幫忙解讀古籍,受師父之託護送沐月回家
其二,尋找天梯建木,同時追查煽動者,這是最主要的目的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代替王子大人看顧王子妃大人呀!
子巧看鳳煜又在消遣自己,生氣得不想裡鳳煜了
但接著又問鳳煜平時會和王子聯繫嗎?
「怎麼了?真要透過我遞訴狀嗎?」
「才不是…」

子巧說希望可以轉達王子說就算找不到天梯、登不了天,也請不要失落
自己會和王子站在一塊兒,一起平定世間紛亂!
鳳煜見子巧如此說,好奇子巧對王子是怎麼看的,畢竟過去一直不聞不問
子巧說這個姻緣雖然是阿父阿娘決定的
但是相信王子會和那顆明星一樣,終有一天會一身閃亮亮地站在自己面前
並且牽起手起誓一同保護珍愛的子民們
而且還希望王子能敬愛我,對我好,不在意我食量大,還會輕輕在我耳邊叫我阿巧…


子巧說著說得,像著小女生一樣扭了起來
鳳煜看了看子巧,低聲說道:「阿巧…王子就在妳身旁」
「什麼!?」子巧慌忙環顧四周,但只見鳳煜專注地看著自己


看著看著,子巧忽然臉紅,大罵鳳煜又在騙人,趕忙跑開


鏡頭轉到琉璃幻洞深處,綠衣男子正在回憶著
回憶中,綠衣男子對著花草樹木言語,說「她」的琴音當中欠缺了「情」
若能多一分對自然的感謝之「情」,對上天的感歎之「情」,那將是多美妙的曲子?
話說到一半,一位女子來了,只見她道:「無禮之徒。今日,要讓你收回那些話」


回到現實,羌人斥候向斗篷男報告
斗篷男問綠衣男子可聽到斥候稟報之事?
但是綠衣男子講話依然輕挑,說愛看好戲錯了嗎?讓斗篷男很不快
突然,斗篷男身上散發出黑煙,斥候連忙下跪,原來是相柳附身
相柳要綠衣男子看好那名被憑神的女子,事無分大小都要確切查明
另外也嚴正宣示不可再任意使用寄魂珠,更不能使它受損
相柳離開後,斗篷男希望綠衣男子能夠謹記相柳大人交代之事
「反正,我也找到好玩的東西了」綠衣男子說


第二天一早,鳳煜說碧粼大澤有點距離,趁早出發才能早點抵達
子巧說沐月別擔心,如果真的找不到回家的路,可以到子國來,替沐月建一個家!


這時阿奇用力地推開了沐月
子巧看到阿奇的舉動,以為阿奇是擔心自己吃了阿奇跟沐月
「原來小豬奇,竟也看明白了,不愧是只奇豬呀」鳳煜說
子巧一開始沒聽懂,不過看著沐月與司空宇,似乎懂了什麼


沐月與司空宇對看後,旋即避開對方視線,司空宇臉紅


來到碧鄰大澤,只見風光明媚,放眼望去盡是一片翠綠


子巧又剛好餓了,眾人再度休息用餐,順便賞景
司空宇說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地方,生機勃勃
沐月說以前這兒更美,同一時間有菽、稻、黍、稷各種穀物,不分四季
還有鸞鳳、靈獸在此生活棲息,動物間和平共處
司空宇不由得感嘆若族人還活著,必定會將他們帶來這個地方
但鳳煜說如今多次水患、戰亂動盪,有哪一處世保證能夠安定的呢?


「他們不是為這樣的事而犧牲的」沐月說
鳳煜便問當時傅岩族長對「天人」只是誤認
可為何妖靈、向姐兒也同時會說「天人」呢?
他們說的「天人」,和沐月說的「天人」,同或不同?
沐月追尋建木,該不會是想效法伏羲緣天梯,登天吧?


但沐月說只是想回鄉,司空宇和子巧也要鳳煜別如此懷疑沐月
鳳煜便說自己又開了個不有趣的玩笑,繼續出發尋找稷神祠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