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劍外傳穹之扉:劇情流程《第四章》上

※本文章會帶劇透,請斟酌參閱


司空宇抑鬱寡歡了好幾天,同伴們於心不忍,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士兵向鳳煜報告村外桃林無任何部族的生存跡象
沐月也說人死復生談何容易,花妖僅是以幻術惑人而已
在這期間為維持幻術之力,才需吞食不少魂靈


這時阿奇向司空宇撒嬌,司空宇打算出去走走

※子巧、沐月、鳳煜離開隊伍






在村子裡環視族人們的遺物,司空宇睹物思人
不管是得到尊敬還是備受責罵,這一切都如過眼雲煙,不會再有了


「村子原來……有這麼靜嗎?」司空宇喃喃自語著
子巧看司空宇如此消沉,心裡也是難過,說希望能幫上一份忙
於是便跟沐月提議可以讓春娘魂靈附在自己身上,讓司空宇能見娘親最後一面
沐月說憑神會縮短性命,真確定要這麼做嗎?鳳煜更是強烈反對
但是子巧心意堅決,說這次憑神就當最後一次了,兩人便尊重子巧的決定


晚上,三人找來司空宇,說可以讓司空宇見娘親最後一面
沐月宣示大家靜聲,隨即對春娘的遺物施法,將春娘的殘存意志憑神在子巧身上
司空宇見到了死去的娘親,心裡有好多好多的話要說
很自責沒能力能拯救族人,比青梅還不如
春娘安慰司空宇,說宇兒也以自己的方式盡力了
而且對自己而言,自從喪夫以來,跟著宇兒和青梅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了,不做他想
並且希望宇兒今後可以敞開心胸笑著活下去
春娘越是不責怪司空宇,司空宇越是慚愧,身子不由得地捲曲,跪在娘親面前哭得有如潰堤般


一段時問後,司空宇心情平復
子巧也因憑神而耗去大量元氣,很快便睡了
鳳煜在旁嘆著氣說子巧還真是有能耐讓人放心不下
司空宇走近在空地佇留的沐月,感謝沐月讓他可以再見娘親最後一面
沐月說這沒什麼,要謝就謝子巧吧
司空宇接著說不好意思讓大家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但沐月說也能理解這種失去親人,只剩自己的孤獨
司空宇傻了一下,換個話題問剛剛施的術法,就是「聚魂」?沐月答是
司空宇說這個能力真是方便,但沐月說聚魂不是這樣用的
聚魂除了亡者要有強烈的意念,還需要施術者與憑神者皆心無旁念,才不致被吞噬神識
雖然司空宇聽了覺得很危險,但沐月說相較於憑神者,聚魂者倒是不危險多了
接著司空宇問有沒有除此之外的方法可再見青梅最後一面?沐月說沒有
「果然」

司空宇回想起之前看到的種種幻影,雖然青梅做錯了很多事,卻不認責怪
接著又向沐月表述青梅是有多希望自己可以留在村裡
可是自己卻一直沒有察覺到,真是一個差勁的哥哥,很想跟她說聲對不起
沐月沉默了一會兒,說青梅的魂靈已經被妖花侵蝕大半了
就算找到其它人憑神,剩餘的力量恐怕也不足以現身
司空宇感嘆希望這都只是一場夢
心想若這只是惡夢,夢境外的自己是否正與阿娘、青梅和族人快樂地生活?
沐月說自己也曾經這麼想過,但每到天明,就失落一次
「對於眼前當下,可以選擇繼續沉溺,也可以選擇清醒」
「沐月,妳真的好堅強…」


司空宇說沐月說過星子是人的魂靈所變
但青梅的魂靈已被消化大半,那她的魂靈也能變成星子嗎?
沐月無法回答
但接著便對司空宇手上拿著的青梅飾品施法,旋即飛出了一顆粉色光球
「妳召出星子了?」司空宇看得頗是奇妙
沐月說這是青梅的殘存意志
雖然沒有辦法現身跟司空宇講話,但就當做是青梅最後的面貌吧
粉色光球緩緩上升,飛到群星之中


司空宇望著夜空,想起青梅說會和阿娘同在天上看著自己
「那顆閃耀得那麼怒氣橫生的樣子,應該就是族長了吧」
「再旁邊有顆小星子自顧自亮著,會不會是熊螽?」
「而看來有點虛弱的,大概是稽叔吧……哈哈……」
司空宇一邊看著各式各樣的星子,回憶有熊村的族人們
沐月羨慕司空宇還能以這樣的方式來回憶族人
自己只覺天上很孤單,不若司空宇想像中的熱鬧

司空宇想起沐月說過自己族人為某個理由犧牲了自己,那他們現在應也在這片星空中吧?
沐月說這些星子,每一顆都是自己族人的面容……
司空宇大吃一驚,難怪先前沐月這麼害怕看星空
不過看著沐月,說現在該是不怕看星空了
「或許是被你影響」沐月說
司空宇認為,如果把族人們當作依舊活在天上
而不是只記著逝去的悲傷,心情似乎也得到了寬解

「妳的族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沐月說族人為一個崇高的理想而犧牲了
只有自己因為某些緣故留了下來,整個華胥就只有自己一人
司空宇問既然如此,那還要回去麼?
沐月反問司空宇現在村裡也是只剩司空宇一個人了不是嗎?道理是一樣的
話說到這,司空宇問沐月怎麼會跟鳳煜一起來?返鄉的事如何了?
沐月說已經有些眉目
「那妳為什麼……」
「來便來了,不成嗎?」
「沒有不成。」
「沐月,謝謝。」
「嗯。」


鏡頭轉到琉璃幻洞,綠衣男子與黑袍人望著死去的妖花
黑袍人責怪綠衣男子浪費相柳大人的寄魂珠,竟然用在這種不成氣候的怪物身上
說為何不乾脆直接把寄魂獸給在那些欲破壞有熊村的夷人們?
如此繞一大圈實在是沒有效率!
綠衣男子說這個世界就是要有多一點變化才有趣,不然多無聊啊
反正相柳的眼珠子很多不是嗎?自己身上也還有,若沒了再多煉幾顆也行
黑袍人聽了很不爽,但心想還以大局為重的好,不宜在此撕破臉
於是便問綠衣男子接下來有何計劃
綠衣男子想到之前那些被妖花嚇到的夷人首領還活著
黑袍人說確實還活著,但是已被妖花嚇得魂不守舍
綠衣男子捧腹哈哈大笑起來,說反正他的神志不重要…


第二天,在新,有熊村,眾人向司空宇道別
子巧問司空宇不一起走嗎?一同為沐月姐姐回家努力
司空宇說想留下,就算沒人,也不能讓這兒荒廢
鳳煜問子巧不是說好要聽王子的話回家去?
子巧說又沒講是什麼時候
還說堂堂商國王子的得力助手,視野氣度竟然這麼小!
自己絕不是不是那種在家等夫君的人,要跟夫君一同打拚
沐月說就讓阿巧跟著吧
而且那天妖花看到子巧時反應特異,恐怕有什麼陰謀,不如貼身保護
鳳煜聽了說也是,反正阿巧這麼莽撞,搞不好給她自己走的話,不知道會走到哪兒去?
「我才不莽撞呢!」


子巧警告鳳煜既然再度一同行動,最好別再打壞主意,自己的觀察力可敏銳了
鳳煜突然說天上怎麼有人?子巧好奇抬頭看天空,沒有發現到什麼東西
接著鳳煜噗嗤一笑,子巧發覺自己又中計,生氣得嘟起嘴巴

鳳煜拿出令牌給司空宇,說司空宇也許只是需要時間靜靜
若日後有任何需求,可拿這個到商國找鳳煜




沐月跟司空宇道別,但是看著司空宇孤獨的背影,不知為何感到心理一陣難受


司空宇回到家,著手修豆莢架
但是修到一半心想村裡只剩下自己了,修這個有何用?一怒之下把架子踢倒了


司空宇又陷人親人死亡的悲傷之中,心想自己真是失敗,連青梅都不如
對於未來如何走下去,毫無頭緒


這時沐月又走回來了,她想做什麼?


司空宇看到沐月回來,問是不是忘了帶走什麼
「你」
「我?」
沐月說春娘有說過要司空宇笑著活下去,希望司空宇可以堅強


司空宇被沐月打動,站了起來


接著鳳煜和子巧也走了回來,希望司空宇可以振作
司空宇很感謝大家可以接受如此失敗的自己
鳳煜說在這趟旅程當中已經充分了解司空宇
族人一事雖然遺憾,但是與司空宇本身的能力、成就無關
在琉璃幻洞當中痛下決心也是極為正確,要不然我們也不會在這裡了
接著說如今天下生靈塗炭,像司空宇這樣村子被搞得一塌糊塗的情況比比皆是
不曉得司空宇是否願化小愛為大愛,將這份守護村子的心擴及天下?
而且像妖花這樣的怪物,可能還會再度出現
沐月接著說這些妖靈似乎受到煽動,被騙天門即將重開,只要吸取魂靈就能重返天界
鳳煜補充這是在與沐月翻閱古籍時得知的
其中更提到羌人們利用某種吸取魂靈的妖物,在商人方國四處肆虐
或許他們想藉此種方法引起天下大亂,使我們疲於奔命,趁機奪權
司空宇問那些羌人為推翻商國統治,刻意在各地煽動妖物作亂,還因此利用了青梅?
鳳煜說可能如此
司空宇聽完一番敘述後,打起精神,下定決心一同阻止這些煽動者

但是問題是現在要去哪兒?
沐月說出「建木」兩字
「那個在都廣之野,巨大可上天的建木?」司空宇問
但是子巧說在宮內私藏的古老銘刻上看到說建木已不復存在…
沐月顯得有些失落,但依然說希望去都廣之野確認一下
鳳煜說都廣之野是上古地名,大抵是現今的異河鎮附近
那是一處不受商國統治的地方,由巴人統治
子巧聽到是巴人領地,覺得很有意思
但是鳳煜說巴人與商人交惡,必須小心
於是一行人便往異河鎮出發

※子巧、沐月、鳳煜離開隊伍  
※支線:女大當嫁(傅岩)、小亦字謎集二(別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