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劍外傳穹之扉:劇情流程《第四章》下

※本文章會帶劇透,請斟酌參閱


來到稷神祠,一尊高大的神像矗立在腐爛巨木的正中央
阿奇眼見前方有一堆貢品,貪吃地吃了起來
子巧看到神像,虔誠地拜了起來,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但是沐月說稷神是管豐收的,向稷神祈求天下太平有用嗎?
子巧「啊」了一聲,說反正都是神,應該什麼都能保佑的……吧?


眾人便一起向神拜了又拜


沒想到司空宇的手接觸到地面之時,發出了強烈光芒,一個洞開啟了


洞裡飄來陣陣花香,但是先前琉璃幻洞那裡也是充滿花香
於是眾人戒備,以免洞中跑出怪物來,但過了一段時間,並無任何異狀
沐月說這份香味莫名地熟悉,想進去看看,大家便一同進入


進人洞中,只見草木翁鬱,景色迷幻,彷彿來到仙靈之境
子巧說有顆樹的果子好像在古籍上看過
學識淵博的鳳煜便說出「帝休」兩字,說吃了能夠靜心不怒


沐月說這裡很像「蜻蛉谷」,雖然變化太多,但同樣有著平和、安祥的氣味


來到谷內深處,眾人看到前面有個奇特的花,下方還有著奇怪的東西


這時突然出現了一個肚子大得出奇的高大老頭
老頭問眾人是要來取回晶元的嗎?
眾人沒能搞清楚意思,老頭便跟眾人打了起來


頭目:神靈


打到一半,老頭開心地說好久沒舒展筋骨了
還說有熊氏有司空宇這樣的後代,也算值得欣慰了


司空宇看妖靈竟然沒死,問妖靈怎麼知道自己是有熊氏後人?
「什麼妖靈!老夫是神!偉大的穀神!區區凡人血脈,老夫當然看得出來!」
沐月得知是穀神,問是不是烈山氏族人?穀神開心地說是
子巧說到外面是寫稷神祠啊?穀神一聽,有些不快
但在沐月的解釋下後,穀神又說稱自己是稷神也無所謂


這時子巧又餓了,老頭便變出一大堆珍果
饞嘴的阿奇眼見冒出食物,搶在子巧前大快朵頤
穀神看著子巧和阿奇吃得歡快,又笑呵呵了起來
但接著穀神問大家若不是為了求建木晶元飛升天界,那是要來做什麼?
大家驚訝建木晶元在這
穀神說為報那軒轅氏小姑娘的恩情,在這守護晶元上千年啦


沐月便問建木化形之人在何處?穀神說早就死了,建木也不在了
沐月想得知詳細,穀神便說出上古黃帝大戰蚩尤,天帝之劍斷裂後重鑄一事
接著說到絕地天通過程,以及結束後,顓頊殺了建木化形之人,毀去建木之事
但後來某一天,一個軒轅氏的小姑娘竟帶了個理應碎為粉塵的建木晶元前來
為了重聚晶元她似乎費盡苦心,並且懇求自己用神力幫建木晶元復蘇自己
最厲害的就是跟植物有關的一切,這也就是被託付的原因
但那時還在煩惱要如何協助百姓重建被洪水糟蹋的田地,便與她交換了條件

可是那小姑娘說軒轅氏對不起天帝與建木化形之人
只有當他們為此贖罪,找到天帝愛女的情況下,才能將晶元借出
所以剛看到主角們時,還以為是找到天女,準備登天謝罪的軒轅氏人
沐月沉默了許久,續問建木晶元是否能讓建木化形之人復生


穀神這時發覺自己講了一大堆,憤怒的認定主角們只是妄想登天取得神力
「沒有天帝愛女,就別想取走建木晶元!」
面對發怒的穀神,眾人不得不應戰

頭目:穀神


打敗穀神後,跟蹤眾人的向姐兒出現了,還帶著一批部下
說被眼前這位小哥給騙了,從沐月的舉手投足來看,應是天人不會錯
而且還說這裡的奇花珍禽真叫人大開眼界,不知值多少貝幣?
穀神見向姐兒如此貪婪,施法攻擊向姐兒一幫人


向姐兒吃了悶虧,惱羞成怒說既然得不到,就乾脆燒毀!
於是命令部下四處放火,不到一會蜻蛉谷便火勢沖天,無辜仙靈盡受波急
穀神見鍾愛的蜻蛉谷星火燎原,又急又氣


可是自己在戰鬥時已耗盡大量體力,怨恨這時出不了力
沐月便向榖神說會趕緊去滅火,請穀神放心


火滅完之後,榖神對於自己的無能感到慚愧,阿奇也上前撒嬌


沐月感到抱歉,說皆因自己而起,便施法發讓穀神恢復元氣,穀神感到一股溫暖
但穀神也隱約感受到這是華胥人特有的法力,問沐月怎會再現人間?
此時兩人用心音交談,旁人聽不到
沐月說只知道如今若要回華胥必須經由建木,而建木化形之人能幫忙召出建木
穀神便說復生建木化形之人不難
只需將完整恢復的晶元放回原形建木之身中,便可使其復生
可是問題就出在於跟小姑娘談好只能把建木晶元交給找到天女的軒轅氏人…

沐月向穀神說明天女已經不可能再回來
解釋天女因協助姬軒轅重鑄天帝之劍而變成旱魁體質,失去回到天上之能一事
相信穀神也不願意看到人界變成焦土
但是在這之後的天女下落是華胥人們必須死守的秘密,望穀神可以諒解穀神想了一想,原來還有這樣的事,便說在此看守晶元也是沒有意義了只是跟這晶元過了這麼久,倒也有了感情,分開不太容易…


穀神回憶起跟小姑娘的往事
小姑娘帶來了重聚但靈氣微弱的晶元,令穀神大是驚奇
小姑娘希望穀神可以幫忙修復,但穀神想說約莫三、五年後再回來做這件事
但小姑娘極力懇求,說晶元修復稍有所成,亦可以利用晶元的力量,協助百姓


「而且,他會開心的,他本來就喜歡這世間的各類事物……」
但自己有一次為協助百姓而離開了一陣子
回來時,小姑娘不見了,卻出現了一朵從沒見過的藍花
這泓泉水,也是那時出現的
記得當年,那小姑娘每天一邊照料建木晶元,一邊流淚
穀神心想,這泓泉水說不定是她的淚水,但如今誰也無法得知了


說完,便施法移動晶元,將之緩緩移到沐月面前
但是這個晶元在當時已經損壞得太嚴重,不敢說在這段時間已經修復
若真的已經修復,那麼只待找到原形木身,便可依天時至地利處,複生化形之人
至於天時地利,是指月餘之後的一個日食之日
而原形木身,小姑娘說被她冰存在西南方一處雪峭冰峰的天湖裡頭
說到這,穀神感到疲累,想休息了


穀神轉頭看了下司空宇,說小姑娘還留了一點力量給自己保管,但不用也是浪費
如今交給司空宇,可要好好利用


只是鳳煜在旁似乎想著什麼…


沐月非常感謝穀神,眾人也有了下一個目標
回到稷神祠後,大家討論接下來該怎麼辦,並且同時看著鳳煜
鳳煜想大家幹嘛都把目光都移到自己身上
便咳了兩聲,說雖然在此沒有收集到天之血脈的資訊
但是可以得知在遠處的雪峭冰峰有著相關訊息,可以去那邊調查看看
並且呼叫了老鷹傳遞訊息給甘盤師父
接下來,眾人打算先回去異河鎮補給
但是在已經跟向姐兒撕破臉的現下,必須提高警覺


回到異河鎮後,似乎沒有看到向姐兒與其部下,眾人鬆了一口氣
司空宇便提議大家先各自獨立行動,準備好了以後便在村口集合
話說完,司空宇問沐月要做什麼
沐月說沒有要準備的,打算四處走走

※子巧、沐月、鳳煜離開隊伍  
 


沐月來到河邊,想著建木之事
施法試試能不能從晶元上得知什麼,但是晶元沒有反應


過了一會兒,鳳煜走了過來,又問了登天一事,認為沐月有所隱瞞
沐月不想回答,只說華胥和干擾商國的煽動者沒有關係,深究也不會有收穫
鳳煜心想現在還是不宜撕破臉,便不再追問


三人來到鎮口,卻不見子巧,心想子巧是不是又走失了
司空宇說該不會是被向姐兒給盯上,鳳煜自責說早該看好子巧
但不管如何,先去賣吃的地方調查看看
跟鎮民交談完後,得知子巧似乎跟著其他人一起走了

※沐月、鳳煜加入隊伍 


阿奇朝地上聞了一聞,向鎮外樹林走去,鳳煜急忙第一個衝出去


來到鎮外樹林,只見腳印凌亂,阿奇也難以聞出子巧位置
鳳煜打算繼續前進,但司空宇制止了鳳煜
說自己在山林裡活動慣了,很快就回來,要鳳煜看好沐月


鳳煜止住了腳步,但隱藏不住心中的急躁
沐月說鳳煜何不向子巧坦白一點?鳳煜說如今坦白談何容易?
這時司空宇回來了,說前方有動靜,而且隱約能聽到有人彈琴的聲音
鳳煜便急忙往前奔去


司空宇正要跟上,沐月似乎有些話要說,但欲言又止
司空宇說不用勉強,想說時再說吧


這時,沐月胸中感到一陣奇怪的沉痛,不知道是什麼




來到前方,鳳煜見子巧在一位綠衣男子旁邊,兩眼無神




鳳煜心急,立刻上前,只見綠衣男子撥弄琴弦,琴音搞得鳳煜動彈不得
司空宇與沐月上前,但司空宇也很快就被琴音制伏
沐月立即發現眼前之人似是建木化形之人,但又不像


「才過千年,妳就不認得我了麼,月兒?」
綠衣男子說自己就是建木化形之人,名叫青榆
而且還說出了沐月姐姐季陽的名字來更加肯定自己的身分
沐月真假難辯,說當年晶元已毀,又是怎麼能活下來的?
青榆說真相就是我重生了
但怎麼辦到的,我不告訴妳!因為我自個兒也不知道,哈哈!




司空宇見青榆如此態度,叫青榆少廢話
青榆看司空宇如此頑強,說乖乖像個螻蟻一樣一捏就死,不就省得皮肉之痛了?
不過,不掙扎,也少了許多樂趣
接著說到桃花瓊林的種種往事,真是一絕
司空宇發覺眼前之人便是害死青梅的元凶,氣得要殺了青榆

沐月說自己所認識的青榆才不是這種人,到底有何陰謀?
青榆不過是想讓這人間的泥人,都得到他們應得的報應
和那個人的偉大計畫,是要召喚建木重登天上華胥,開啟天門
然後讓這軒轅氏保護的人間亂七八糟!


沐月少有地露出憤怒的表情,說華胥犧牲那麼多人,絕不會讓他們的努力白費「
妳怎麼生氣了?妳們華胥人不是沒有情緒的嗎?」
「一定是跟這些泥人混得太久,才會被這些低下產物污染的吧」


這時斗篷人提示該走了,青榆也覺得沒意思,便帶著被控制的子巧,一起走人


「放─開─我─的─妻─子!」
鳳煜見子巧即將被帶走,奮力掙脫了束縛,在旁的司空宇也是


青榆見泥人有點本事,斗篷人也將一顆寄魂珠附在一位羌人身上
只見黑煙四溢,羌人痛苦叫了幾聲後,變成一隻巨大的怪物攻擊眾人!

頭目:血罷

青榆見血罷被打倒,便親自出馬
沐月發現原來是伏羲琴
但記得當年伏羲大人制琴的原意,是用來洗滌人心,不是用來控制人心
「哈哈,洗滌人心?人心的污穢豈是單純的琴音所能淨化的?」
「想當年那個樂師……跟她主人的心……可從不曾因這張琴而洗淨過!」
接著說念在跟沐月過去尚有交情,不會對沐月出手─


鳳煜與司空宇很快便被控制,並且兵戎相見
打到一半,鳳煜一腳踢開司空宇,司空宇被踢到樹幹上,一時難以起身


沐月打算以玄濤戟接下鳳煜的攻擊,但見司空宇麒麟臂發作,守紋再度浮現


司空宇迅速起身,衝到沐月面前擋下鳳煜的劍,並且踹開鳳煜


鳳煜陷人昏迷,司空宇也在守紋消失後筋疲力盡


青榆看到司空宇的守紋後突然青筋暴現,說竟然在此看到軒轅氏顓頊的傳人!
便無視斗篷人的指示,要在此立刻殺了眾人


使用了一堆寄魂珠,將部下給一個個變成面目猙獰的巨鼠


眼看就要被巨鼠包圍,沐月求助於玄濤戟,玄濤戟發出光芒


厲氣共工再度出現,將巨鼠悉數打敗,威勢無人能敵


「我要殺的人。輪不到你出手!」
厲氣共工把青榆打趴在地,斗篷人眼見不妙,趕緊施法脫離現場
「想不到妳也有求我的一日」厲氣共工回頭看著沐月
沐月自知在劫難逃,只求厲氣共工不要對他人動手,其他怎樣都好


「妳沒資格跟我談條件!」厲氣共工怒叱沐月
但這時沐月身上再度發出奇異藍光,將厲氣共工給制伏回玄濤戟中…

《第四章》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