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劍外傳穹之扉:劇情流程《第五章》上

※本文章會帶劇透,請斟酌參閱


過了幾天,司空宇醒來,發覺身在一處小屋
沐月在旁見司空宇沒事,便去煎藥


子巧這時走了進來,司空宇問發生了什麼事
子巧說當天甘盤手下到場後,將眾人給救了出來
司空宇便問鳳煜怎麼了,子巧沒答話
司空宇感覺怪異,子巧才說鳳煜沒事,只是沒想到鳳煜就是王子


一想到這段日子包括大食與怪力等行為都被看光光,不自覺地羞紅了臉
司空宇看子巧情緒紊亂,心想還是讓子巧獨自靜靜

※沐月、鳳煜離開隊伍 
DLC支線:王子之遇(曲蒙)


出了屋子,見沐月正使用火礈欲點火,但一直點不起來


司空宇看沐月弄得臉都沾了灰塵,下意識地摸了一下沐月的臉
沐月被這舉動嚇了一跳,說自己摸就可以了,還叫司空宇不要妨礙點火


但是依然點不著,司空宇便再實際做給沐月看一次


火點起來後,沐月將熬藥用的鼎放了上去
司空宇感覺藥的味道很特別,沐月說這是華胥特有的藥方,苦,但治傷極好


司空宇心想沒死真是奇蹟
沐月說司空宇體內有股神奇力量治癒了大部分傷勢,應該是穀神那時給的
接著說司空宇原來是守紋持有者,司空宇不解
沐月便說明這是施行絕地天通時
華胥人與軒轅氏顓頊帝為了締結陣法,產生出的「守紋」
當傳承守紋的華胥人或軒轅後人,運用自己血脈中的力量時
守紋便會伴隨力量顯現。它們是某個強大封印的關鍵,甚至可能影響天下


司空宇問這跟天之血脈有關嗎?
沐月說跟天之血脈無關,而是責任,只要知道守紋很重要。還有……別死
謎團一而再、再而三地跟著司空宇,令司空宇趕到有點手足無措
接著司空宇問當天是怎麼脫險的?光是甘盤與其部下也沒足以抗衡的能力
沐月便說到求助玄濤戟一事,隨後甘盤率兵出現護送之


藥熬好了,司空宇喝下,感謝沐月
司空宇接著說那伏羲琴太可怕
那種從心裡發冷、彷佛與身體分開的感覺,令人不想再經歷第二次
不知有何解法?沐月說除了施術者,無人能解


但是司空宇當時確實成功擺脫控制,沐月也很好奇
司空宇說忘了怎成功的,只知道當時只是想守護某種重要的一
「重要的什麼?」
「咳,忘了」


沐月說青榆對司空宇似乎有很深的仇恨,最好儘量避開
司空宇說為了死去的村人、阿娘與青梅,一定要對付那傢伙!
但沐月說若另一個守紋持有者死去,事情會變得更複雜
變得更複雜?司空宇不解
沐月不打算繼續談下去,說該找鳳煜討論冰峰天湖的事了,司空宇心想也是


在中央大廳,甘盤正與鳳煜討論近日發生的事情
得知有群行蹤不詭、意圖不明的羌人,與青衣之人同行,四處襲擊大小部落
而且商國境內亦突然遭遇洪水襲擊,內憂外患實令人難以防範
接著討論到絕地天通
鳳煜從穀神、青榆那都聽聞軒轅後人一詞
他們亦提到有熊氏、顓頊等,似乎都與絕地天通相關
甘盤突有一想,或許天之血脈並非為夏室之後,而是軒轅黃帝之後
因為軒轅黃帝之後不一定是夏室,亦可能流落民間
流落民間的……後人?鳳煜心想可能是指司空宇

甘盤拿出了一份圖紋,說這可能是取得登天之法的關鍵
還說好在沒有盡信沐月
話說到底,鳳煜說會去夏邑,登天之事固然重要,但人民生命更是迫切


這時沐月進來,問何時動身前往天湖?日食之日快到了
鳳煜說希望先前往夏邑處理水患
「日食之日不是快到了?」
「在天人眼中,只有重歸天界才重要,那些凡人能否生存,似乎都不重要,是嗎?」


司空宇也剛好進來,看到沐月瞪著鳳煜,問發生什麼事了
隨後跟來的子巧看鳳煜講話酸溜溜,問是不是遇到什麼困難?
甘盤解釋夏邑近日水患嚴重,王子無法視而不見,望眾人諒解
接著鳳煜又提到天之血脈,說若有天之血脈,百姓就能不受這些災害所苦
沐月說這只是迷信‧但鳳煜說迷信這就是商人的一部份
「天人和擁有天命的後人,不會懂吧?」
話說完,鳳煜便掉頭就走,子巧上前關切


沐月感到急躁,沒想到在人間竟涉人了這麼深
但若能發揮力量協助援救人民,未嘗不是件好事
心想這就是季陽姐姐一直努力壓抑著的東西嗎?


鏡頭轉到祀水,相柳正幫青榆療傷,青榆再度憶起往事


青榆問女子自己的曲子是否比三年前好?
「回環往復、幽微曲折,情意真切,餘音不絕於耳」
聽女子如此評價,青榆心想自己琴技當真不差
然而女子並非為談論琴技而來,而是絕地天通一事
如今神器皆備,就差將華胥國土送往天際的力量


青榆感嘆,因為這是在要他的命
「妳明知一旦對我開了這口,將可能永遠失去我這個朋友,卻仍然開口請求?」
「妳究竟把我對妳的情意置於何處?」
最後,青榆還是答應了
「妳為了妳的主上可獻上一切,為妳,我又何嘗不是?」
女子高興,對青榆說:「青榆,待事成,我一一」


「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她!」回到現實,青榆咬牙切齒道
相柳叫青榆冷靜,以免走火人魔
對於沒能殺掉我就能親手結束那軒轅後人的性命!那毀我晶元之人的後代!
「就差那麼一步,就差那麼一步!我就能親手結束那軒轅後人的性命!那毀我晶元之人的後代!」
相柳得知原來是軒轅氏後人出現了,難怪如此憤怒,但是還是叫青榆不可動手
因為他若死,守紋將會在其它擁有相同血脈的人身上出現
屆時又要重費一番尋找工夫
接著說到昔日煽動商人對抗夏人,掀起鳴條之戰,盡殺軒轅血脈之人
卻仍無法撼動結界分毫一事
殘殺一人與顛覆世問,選擇何者,答案豈不明顯?


「我要他們……萬劫不復!」,青榆咬牙切齒道,不料又氣急攻心,重咳了幾聲
「呵,痛才好……這麼痛……報復起來……才更深刻……」
相柳警告青榆如今仰賴伏羲琴神器之力維生,施術過量已損及自身
再者當時聖主現身,若即時收手,亦不會重傷至此
青榆忿恨地說聖主竟敢如此出重手,到底是哪一邊的?!
相柳則說聖主受限於魂靈不全,所以才認不出我方


接著說又一處封印解開,取得了盤古斧,暫時就讓他們持有玄濤戟吧
當務之急是儘快讓青榆真元恢復,且已派人前往冰峰天湖,以恢復真元
再加上探子回報那商王子也是一心想登上天門,可以好好利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