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劍外傳穹之扉:劇情流程《第二章》下

※本文章會帶劇透,請斟酌參閱


睡夢中,沐月在明澈如鏡的河畔,再度見到了姐姐季陽


姐姐訴說著因為身為輔祭,將要與共工分離的不捨之情
這份心中的痛大多數華胥人是難以理解的,沐月也嘗試著去理解姐姐的心情


不久,一名高大的紅髮男子走了過來,他就是水神共工
共工非常不捨季陽即將犧牲,但是季陽表示這是為了天下,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共工雖然心裡難受,但還是尊重季陽的決定
沐月眼看姐姐與姐夫如此痛苦,想出一個辦法,就是代替姐姐進行輔祭
起初共工與季陽先是驚訝了一下,並且互相推辭
但沐月保證會成全兩人的心願,共工大是感激


原本這場夢境可以有一份好結局,孰料夢境變幻莫測,沐月突然來到施行絕地天通的地點
看到眼前的姐姐變成石像,沐月非常震驚


共工也在旁怒叱:「為何是她?!妳這騙子!」
一場美夢突然變成惡夢!驚醒了沐月


沐月醒來,發現司空宇與子巧一直在等著自己醒來
但轉頭一看發現玄濤戟不見了,難掩失落神情
司空宇表示不清楚為何三人為何醒來後會在此
但是聽旅長說有人下令帶他們前來,還把費用繳清了
子巧表示雖然不知道是誰,但就算是鳳煜,他的背叛行為依然令人不齒
子巧越說越氣,憤而把鳳煜先前交給她的布巾摔在床上


阿奇看到布巾,聞了一聞,便馬上向外走去
司空宇見狀,說阿奇應該是發現了鳳煜的味道,可以跟著阿奇找出鳳煜

※子巧加入隊伍

※支線:小亦字謎集、牛人所苦
※DLC支線:故人故物、子國之喚


來到世外谷地,子巧讚嘆自然的鬼斧神工,但司空宇告訴大家不可大意,得趕快找出鳳煜

※支線:阿通的煩惱、贏不了的遊戲(皆在傅岩)


臨近黃昏,子巧又餓了,司空宇感到無奈

沐月也說餓了,於是眾人便乾脆在此露宿
子巧這時想到可以做菜給大家吃,並且叫了一聲阿奇
司空宇以為子巧要炖了阿奇,趕緊說「我可不吃烤阿奇」
子巧說不是啦,是要阿奇一起幫忙找料理


晚間,眾人圍繞著營火吃晚餐
司空宇稱讚子巧有一身好廚藝,子巧也很得意的說自己可不是只會吃
接著子巧被問到大食之由,便頻頻眼神閃爍,說是生病的關係導致體質特異
但是司空宇一眼就看出子巧有所隱瞞,可是沒有講出來

子巧心想自己體質特異,怕添別人麻煩,想說拿到玄濤戟後就分手
沐月問是不是跟「憑神」有關,子巧點頭稱是,也說因為這個原因,被選為子國主祭
只是憑神很容易出各種問題,子巧自己也感到煩惱
但接著說族裡有人說自己的血脈是神人之後,說得又得意了起來
沐月聽子巧這麼一說,心想所謂神人之後該不會是...但欲言又止
接著說若只是憑神並無大礙,司空宇也說比起跟心懷鬼胎的人相比,其實好多了
子巧聽了,想想也是有道理


司空宇看沐月話多了起來,感覺沐月沒有像之前一樣那麼冰冷
對於司空宇的凝望,沐月只感到一陣奇怪
接著司空宇打算去裝設鳴竹,多少有些預防效果


鏡頭轉到世外谷地屋舍
鳳煜稱呼演前的老者為甘盤師父
甘盤細細調查完玄濤戟後,說此物與古籍所載並不相同,對商室無益
鳳煜聽了難掩失望,激動地說想趕快去找出正確的武器
但甘盤告訴鳳煜不可急躁,此事不可能一蹴可幾
然後說明現在商室內憂外患頻仍,除了尋求登天方法之外,還要提防他人對於王室的覬覦
千萬不可分散力量一次做兩件事情
鳳煜聽了,向師父道歉,說自是己失態了,會謹慎看待,甘盤頜首稱是
另一方面,鳳煜也擔心子巧現在怎麼樣了


鏡頭回到主角群,眾人已經吃完晚餐
子巧望向星空,心想鳳煜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


這時沐月前來,子巧問是不是要一起看星星
但沐月是要問小時候生的病是否跟「憑神」有關,子巧見瞞不過沐月,羞紅了臉


沐月接著說自己族人也有相同的能力,所以多少了解一點
子巧聽了便說如果能及早認識沐月的族人...說著自覺似乎講錯話,便馬上止住嘴巴
接著問之前在夢苔幽林失去意識時是否傷了大家,說很抱歉又發生這種事
聽到「又」,沐月問之前也發生過?
子巧有口難言,沐月便說這種體質只有心思純淨的人才有,自己的姐姐也是這樣
沐月說姐姐常常幫助那些有困難的人,甚至鬼神們


說到鬼神,子巧說鬼神長得很兇惡,沐月的姐姐不會怕嗎?
沐月說難測的人心比外表更可怕
子巧心想不會是在說鳳煜吧,便轉移話題
說小時後其實不是生病,而是把一個朋友的元神附在自己身上
因為自己看見鬼神,所以有的鬼神看子巧年紀小便捉弄她
一天,子巧在山野裡被一群鬼神圍住,這時有隻妖靈救出了子巧
於是子巧後來常跟妖靈一起玩,但是父親說妖靈有邪氣,找貞人一起處死了妖靈
子巧不忍妖靈死去,便偷偷把妖靈的元神附在自己身上,結果失去了意識好幾天
醒來後才知道父親花了很多人的力量才壓制住自己,把自己救回來
雖然父親沒有多說,但是自從那時起人們便紛紛迴避,甚至突然「出門遠遊」,再也沒有回來
子巧便知道,那次憑神害了很多人,也因此變得力氣大但也容易肚子餓
而且至此之後便很少有鬼神欺負自己,似乎是受到妖靈保佑,但玄濤戟一事例外
可是也因此,對於鬼神還是些畏懼


接著沐月說到自己姐姐因為有一個膽小鬼害怕承擔責任,姐姐代替之接了下任務,因而喪命
子巧也同意人心確實比鬼神還可怕,那帶玄濤戟回去就是為了讓姐姐與姐夫能夠團聚麼?沐月點頭
這時司空宇從後方出現了
子巧問那個膽小鬼是誰,後來怎麼樣了?
此時,沐月身上再度發出奇特藍光,子巧覺得很美,沐月說不知這藍光是什麼,但有一份安心的感覺
司空宇在旁聽到沐月的話,心想原來沐月還有這樣的故事,難怪如此執著要取回玄濤戟
並且暗自想沐月雖然一直給人感覺冷冰冰,但其實心裡可能很寂寞吧,便來到兩人面前問怎麼還不睡?
子巧說在看星星,要不要一起看?
看星星?司空宇疑惑了一下,接著鼓勵沐月玄濤戟一定拿得回來,子巧也跟著鼓勵


看沐月繼續散發著藍光,令子巧想到小時候聽過的五色石故事
故事中說到共工多兇惡、撞了不周山、部下相柳和刑天有多可怕...
但是在被玄濤戟憑神時,看到一處河畔,以及穿著星空色的女子
望向女子時,心裡感到一股溫暖,但眼前景象消失後,便強烈感受到一股被背叛的痛苦
接著說玄濤戟裡的魂靈會不會就是共工?共工會不會是被陷害了,而不是真的壞?
沐月問子巧是否真的看到一名穿著星空色的女子?子巧說是
沐月感到欣慰,接著說子巧的判斷可能沒錯,共工是個英雄,而不是壞人


在一旁的司空宇便接著說女媧補天的後續
聽說女媧補完天後,留有若干未使用的五色石
女媧便將多年修為貫注於其中一顆,用以復活自己過世的愛女...
大家聊著聊著,沐月心想這群感覺不錯的人,大概就是所謂的...「朋友」吧?


鏡頭轉到桃花瓊林,一名綠衣男子正在進行演奏,並且回憶著往事
這場演奏,引起了青梅的好奇…


鏡頭回到世外谷地,眾人整頓好了,便立即出發
來到溪澗,發現鳳煜和其部下就在前面,決定迂迥而行



走近鳳煜,眾人拿起武器正要興師問罪,鳳煜部下趕緊前來助陣
但鳳煜命令部下退後,此事自會處理


頭目:鳳煜


打倒鳳煜後,大家看鳳煜毫不還手,不知葫蘆裡在賣什麼藥?
這時屋內出現了一名老者,將玄濤戟交給鳳煜,鳳煜再交給沐月,並且強調沒有惡意
眾人不解,老者便邀請大家進屋促膝長談


進入屋內,老者便說是自己命令鳳煜對大家出手,並且道歉
原來老者是商朝重臣─甘盤,子巧也說提親那天甘盤也在場,怪不得有些眼熟

甘盤說明搶走玄濤戟實是為了商室
但司空宇說那是你們家的事,既然已經拿到玄濤戟就走人吧
但沐月好奇甘盤一行人為何對玄濤戟如此執著
甘盤便拿出開國賢臣伊尹所留下的古籍
接著說明千年前顓頊帝獨攬與上天溝通的能力
宣示自己與其後人擁有上天認可的「天之血脈」,以此統治神州大地
然不料夏桀倒行逆施,荼毒天下百姓,導致民不聊生

沐月此時心想顓頊帝不過是眾氏族之一,何時有如此特殊的血脈稱呼?
鳳煜問沐月是否還記得在遐荒金谷快死時提到的英雄與惡人?就是指成湯與夏桀
然後說我們商人也是敬神祭鬼,但為何上天聽不到?莫非是因為商朝取代天之血脈的關係?
甘盤接著說如今王室動盪,也與天之血脈一說有關
人人搶著捏造自己之身正,攻訐在位者之不正
而且宗親之間缺乏認定正統之法,導致骨肉相殘
因此,獲得上天正統血脈的認可並且公諸於世,為刻不容緩之事
是以必須開啟天門,直接向上天訴願,以正商室血脈


眾人大吃一驚,但沐月要求繼續說下去
甘盤於是說伊尹典籍中記載到有某上古神器可以開啟聖域之門一事
之前命令鳳煜取得玄濤戟也是為了這個原因
但由於被沐月搶先一步又不肯借出,心急之下只好採取非常手段

在旁的司空宇心想若真有天之血脈,受上天眷顧的話,那如今族人怎會如此顛沛流離?
司空宇越想越不舒服,問甘盤若玄濤戟真是古籍所載武器,是否就會據為已有?
甘盤對此感到為難,但依然說若是這樣,確實會為了大商而這麼做,希望眾人諒解
但司空宇不諒解,說這只不過是偷搶拐騙,哪來這麼多冠冕堂皇的理由?
甘盤好奇司空宇是何地人士,司空宇隨口說只是個小村落

沐月向甘盤說要看典籍,甘盤答應
沐月看了看龜甲,說上古武器指的是「軒轅劍」,聖域之門並非天門
甘盤大為驚訝,沒想到沐月看得懂上古文字,連忙問軒轅劍和聖域之門是什麼
沐月說明軒轅劍是能夠開啟聖域之門的神器,聖域之門建造於姬軒轅之時,而軒轅劍已不知去向
鳳煜問天門在哪,沐月說沒必要講,並且勸告打消對天門的念頭,說可以走了

這時鳳煜問沐月是否還記得共工?說自己知道共工的故事還有另外一個版本
沐月沒回答,鳳煜接著講下去
鳳煜說千百年前,共工為九黎領袖,而且其功績頗令顓頊帝很有威脅
顓頊帝為掌大權,便無視共工為為黎民的請命
更毀去其功績,派人誣衊之,使得共工得不到世人稱頌
最後補述雖不知其真假,但若為真,那是多令人難過的事情

沐月心想顓頊帝是不是真的這麼自私,極力獨攬權力?但當時天門確實非關不可
鳳煜接著說現在所做所為與共工並無二致
雖然背負著不義之名,但是依然是為了商朝與天下黎民,問沐月是否願意幫忙?


司空宇無法認同,怒指鳳煜說搞不好是商人自己殘暴不仁,才導致宗室動盪
什麼誠心還戟都是謊言,實際上是在圖謀什麼吧?
子巧說這講得太過分了,說心裡很清楚商室一直都在為百姓而努力,不然為何要一直遷都?
而且夏朝以前也是傳賢不傳子,沒有說一定要受到上天認可吧?

司空宇說對商朝不了解,只知道族裡都是在講商朝的壞
甘盤說往事已矣,眼下重要的是拯救正處於水深火熱的百姓
如今天下動盪,四周方國陸續在打商朝主意,尤其是羌族人還使用什麼西戎秘術
鳳煜跟著補充說明先前的刺客,正是羌族人,希望沐月可以幫忙協助商室
這時子巧說也想幫忙,鳳煜卻說如果真想幫忙,就接受王子的御令回家去吧
子巧憤而叉腰,但甘盤也希望子巧可以聽王子的話

沐月這時才說願意幫甘盤解讀古籍
但是只是為了找出自己回家鄉的方法,如果剛好有看到其他的資訊,可以一同分享
甘盤欣然接受,但是司空宇大喊等一下,問沐月不去商都了?


沐月說此行本就是為了回家鄉,如果古籍有幫助,又何必一定要去商都?
司空宇猶豫,沐月說就當作是已經完成任務,可以回去了,但司空宇依然想留下
沐月問甘盤可以拿古籍來看嗎?甘盤非常樂意




鏡頭轉到桃花瓊林,茂叔又中了陷阱,破口大罵青梅只會搞有的沒的,並且把陷阱給破壞掉
殊不知翟虎尾隨在後…《第二章》完



Q:聖域之門指的是什麼?
A:此為軒伍三部曲中提到的劇情(不怕被雷再反白以下內容)
  指當年天帝因為找不到天女,憤而將姬軒轅封印的門,稱為「熒煌之扉」
  開啟條件是需要純粹的天女之力,只有軒轅劍符合條件(反白結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