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劍外傳穹之扉:劇情流程《第二章》中

※本文章會帶劇透,請斟酌參閱


第二天,鳳煜發現司空宇整晚沒睡,司空宇說沐月到現在都還沒回來
鳳煜嘲笑司空宇是不是在想沐月
司空宇有些惱怒了,但還是問鳳煜對於昨晚之事有何看法
鳳煜表示也是第一次聽到玄濤戟,雖然不清楚,但是對玄濤戟很有興趣
本睡得正香的阿奇突然醒來,原來沐月回來了
沐月說要離開傅岩前往商都,族長再度向三人道謝後離去

※支線:他家的酒
※DLC支線:不識今書

在遊走遐荒金谷途中,司空宇看沐月一夜沒睡,提議休息一下,自己到前頭探路
此時鳳煜向沐月借了一下玄濤戟,但越看越想占為已有,沐月拒絕
鳳煜說去傅岩便是為了取得玄濤戟,如今實在很難罷手
但沐月說無論如何就是要帶玄濤戟回家鄉,不可能給鳳煜,兩人四目相瞪


這時司空宇回來,看兩人行為似乎有些怪異
鳳煜說只是在開玩笑,並且歸還玄濤戟,但沐月並不領情
這時司空宇問沐月是否真為天人,沒想到此問又讓沐月變得眉頭深鎖


沐月若有所思地望向天空,道出天人在星斗之間
自從「絕地天通」後,有人留在天上,有人留在人間
司空宇無法理解
鳳煜便說明絕地天通是很久以前,顓頊帝為了獨掌與上天溝通的權力而做的事情
沐月聽到鳳煜這樣講顓頊帝,很困惑顓頊帝的作為怎麼跟自己知道的不一樣
司空宇聽完解說後,問沐月拿玄濤戟究竟有何目的?
沐月表示虧欠「他們」太多,也就是姐姐跟姐夫,因為小人的陷害而死別
把玄濤戟帶回去讓他們能夠在一起,是自己的責任
鳳煜聽了,對故事感到同情,但表示依然無法解釋玄濤戟跟沐月的姐姐與姐夫有何關聯


話說到一半,阿奇突然擺出警戒架勢
遠方飛來許多暗器,鳳煜不慎中招,出現了三名刺客前來索命

※鳳煜離開隊伍

頭目:刺客x3


打敗刺客後,眾人趕緊尋找避難點
鳳煜表示對方絕不會就此罷休,司空宇心想鳳煜可能已經歷過多次暗殺
來到一處洞穴,沐月幫鳳煜療傷,以減輕咳嗽,但是也說鳳煜中毒了,沒有合適的藥可解
鳳煜感嘆這一次刺客真的是要自己的命,連毒都用上了,對於牽連他人鳳到抱歉
司空宇問鳳煜是否知道對方身分,但鳳煜說自己也很想知道答案
此時有人聲接近,大夥兒趕緊離開

來到一處,司空宇決定裝設鳴竹,並且說村子也許快到了,要鳳煜再撐一下
但鳳煜感覺快不行了,還感嘆是否天要亡我,司空宇不解何出此言
鳳煜問司空宇是否聽過「天之血脈」,以及夏商之間戰役的傳聞
接著說那時夏桀荒淫無道,是以夏朝被商朝所滅
但是到現在還是有人認為商王並非上天承認的血脈,只因夏朝由神人後代建立
並且說自己在古籍中查到某神兵能改變商朝的命運,但是許多人想阻止,所以就來追殺
話說到這,鳳煜以死前最後的請求為由,希望沐月可以把玄濤戟借給商朝
但是沐月依然不肯,並且補充說明玄濤戟沒有這個能力
鳳煜感到遺憾,但還是說趕快離開此地
突然前方發生騷動,司空宇擺出迎戰架勢




只見一名女子衣著眼熟,正被一大群山豬追殺,原來是之前遇見過的子巧
眾人便決定幫子巧先解決這群山豬

頭目:山豬怪x5


打倒一票山豬後,沒想到這群山豬留有一手,合體成巨大的豬怪
看樣子這群山豬不是普通的山豬

頭目:并封


打倒并封後,子巧鬆了一口氣,正巧看到白胖的阿奇,說還好還有一隻,隨即抱了起來
看到子巧對阿奇垂涎三尺的嘴臉,司空宇趕緊說阿奇不是用來吃的,子巧才放下阿奇
阿奇被放下來後,慌張地躲到司空宇後面

司空宇問子巧發生了什麼事
子巧說一直都在前往商都的路上,但不知怎地就是沒走到
旅途到一半發現糧食不夠,本想抓個山豬加菜,沒想到反被追殺,就遇到三人了
此時子巧發現沐月也在,隨即自我介紹,也看到了中毒的鳳煜
子巧說自己是子國主祭,醫術多少也懂,身上也備有各種藥品,隨即幫鳳煜找藥


藥品全拿出來後,子巧一時也沒能找到適合的
這時阿奇走近一瓶藥,嗚咿了一聲,子巧也確定那一瓶剛好可以解毒
鳳煜服用後確實舒服多了,但子巧表示現在只是暫緩症狀,要完全解毒還需要一些步驟
司空宇說明現在的處境後,子巧表示知道附近的林子有間空屋,提議可以去那邊


黃昏時分,來到夢苔幽林‧前的空屋後,子巧害羞地要鳳煜脫下衣服
鳳煜心頭一驚,直呼子巧好大瞻,但子巧生氣地說如果不脫,就無法治療
在一旁的司空宇也說子巧素有「怪力子巧」的稱號,勸鳳煜還是服了吧,鳳煜只得脫衣


這時阿奇想跟沐月討摸摸,但沐月似乎沒有心情,司空宇走到外頭查看情況


隔天一早,鳳煜傷勢好轉許多,向子巧道謝
子巧好奇昨日為何被追殺,鳳煜說不過是有人看不慣自己
接著司空宇告訴子巧此次旅程目標,子巧聽到是要往商都後,便決定結伴同行
司空宇說這附近有個村子叫做「別莊」,可先到別莊歇腳,再繼續前往商都

※鳳煜加入隊伍


走了一段路,鳳煜突感不適,子巧也有點餓,但表示說可以揹鳳煜
鳳煜心想一個大男人被女生揹太沒面子,說還是自己走就行了


又走了一段路,子巧已飢餓難耐


阿奇一聽子巧又餓了,連忙退避三舍


還好司空宇立刻拿出包子給子巧充飢
鳳煜看著子巧的吃相,不由得感到奇特
子巧吃完包子後,說明自己體質特異,很容易餓肚子
還說在子國因為這般體質而被嘲笑是夫婿不來找自己的原因


鳳煜好奇子巧的夫婿是誰,聽子巧一番講述後,推測子巧是貴族之女
並且還說子巧一定沒有通知商室,更沒有告知父母,實不該是王子妃應有的行為
子巧反駁鳳煜,說近日觀察天象,發現「熒禍守心」的現象,深怕王室發生不幸
說既然自己有能力,就要出來幫助夫婿一起為商室努力,並且不許鳳煜暴露自己行蹤
這時,司空宇心想鳳煜可能也是貴族,此次旅行確實是一份難得的經歷
大家說了這麼多,沐月提醒該趕路了


子巧見沐月話少,問司空宇沐月是不是在生氣,司空宇表示不知
只見沐月撥撥頭髮,拍拍衣服,繼續趕路



來到夢苔幽林‧後已經是晚上了,子巧對於星空的美麗感到讚嘆
沐月卻說星子都是魂靈所化,有什麼好看?讓大家很不解
子巧看時候也差不多了,便提議在此扎營

司空宇說要去裝設鳴竹,以防萬一
鳳煜好奇鳴竹是什麼,說是否敵人碰到了,就會身首異處?
司空宇說這個只有警示效果,鳳煜就說世間人心險惡,豈是鳴竹可以預防的?
司空宇難以回答,但在一旁的子巧很驚訝司空宇的巧手
鳳煜接著便說鳴竹還是很有意思,可以帶去商都讓大官們研究研究
司空宇沒有回答,立即去裝設鳴竹

鳳煜覺得司空宇對自己還是放不開,而子巧認為是鳳煜話太多


※子巧、沐月、鳳煜離開隊伍

 
過了一段時間,鳳煜以飛鷹傳書,但不知是要傳給誰?


子巧看見鳳煜在喝酒,說鳳煜有傷在身,最好不要喝
但鳳煜說商人就是要喝酒,子巧說不過
然後子巧問是否知道王子是個怎麼樣的人,但鳳煜表示家事繁重,不是很關注王子

說到婚事,鳳煜說這種事只是為了彰顯地位和連結部族力量,私人的感情並不重要
聽鳳煜這麼說,子巧擔心王子是否也以這樣的心態來看自己,跟其他妻妾相比如何?


鳳煜打量了下子巧的身材,說臉蛋尚屬可愛,身材尚未發育,言行像個孩子,沒有王妃氣質


子巧生氣,說講得太過分了,但鳳煜說自己不過只是照著子巧的要求實話實說
鳳煜接著問子巧如果這場婚姻只是利益交換,是否還會為了商室繼續冒險犯難?


子巧說只要我自己相信,這場婚姻就不是利益交換
還說記得訂親那晚,大星明亮閃爍,這是明君將現的預兆,強調夫婿一定是個很好的人


突然子巧想喝酒,把鳳煜的酒拿了過來,一下子就醉醺醺
不一會子巧就發酒瘋,自以為已經是王子妃,把鳳煜當部下使喚,鳳煜便跟著演戲


司空宇裝完鳴竹後,感嘆鳴竹效果有限,就算設置了,依然無法避免鳳煜被追殺
回到營地,司空宇見大家都休息了,於是自己便坐在湖邊想事情
不知道青梅與春娘如何了?是否又在遷村?


鏡頭轉到新‧有熊村
只見族長大聲吆喝著族人,要族人動作迅速俐落
青梅來到春娘面前,表示要出村設置陷阱,暗自許諾要堅守與宇哥哥的諾言


突然沐月醒來,見營火熄滅,問司空宇是否有生火器具
司空宇知道沐月會怕黑後,將身上的火燧給沐月,但沐月不會用,司空宇便教沐月如何使用
沐月對於司空宇將石燧改造成便於使用的火燧一事感到佩服,對鳴竹也有了點興趣
司空宇發現旅行了這麼久,如今才有這麼一份機會可以跟沐月好好談談
司空宇向沐月談起自己的族人,以及有熊村的種種和人牲之事
說為了能夠保護村子安全,因此發明了各種東西,雖然可能用處不大,但至少盡一份力


沐月感受到司空宇言語中的誠意,說自己族人的遭遇有些相似,但是是為了一個更高的理想
司空宇不解究竟是什麼理想,需要犧牲自己的性命?


這時子巧也剛好醒來,問沐月為何要去商都?
沐月說因為不知道家鄉位置,所以要去商都打聽看看
子巧問沐月家鄉名稱,沐月回答華胥,子巧說好像有聽過但又不清楚
但是鼓勵沐月不會有找不到的國家,除非那個國家不存在於世間
殊不知此話讓沐月隱約刺痛了一下,說想休息了
子巧見沐月要休息,跟司空宇說也該休息了,繼續趕路


至於在一旁的鳳煜雖然看似在睡覺,但是可能在偷聽…


第二天一早,司空宇正在看地圖,決定好方向後,不知為何子巧要走另外一邊
大家對於子巧的行為看得出神

※子巧、沐月、鳳煜加入


途中,子巧又餓了,司空宇開始擔心糧食會被子巧吃光



但一會兒阿奇便帶來了果子給子巧吃, 眾人也準備扎營
但是鳳煜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隨後阿奇找到了許多果子,子巧也笑稱現在還不會吃了阿奇



子巧吃飽後,問鳳煜今天怎麼沒有借玄濤戟來看?以及玄濤戟有何用處?
鳳煜說明完後,子巧認為就算不靠玄濤戟,也能改變商朝的命運
說著說著,對玄濤戟不免感到好奇,借來看了一下

正當子巧握住玄濤戟,玄濤戟突然發出強烈光芒,冒出一陣陣黑煙纏繞住子巧
沐月大吃一驚,直說這不是華胥人才會的「憑體之術」?


子巧已被厲氣控制意志,作勢要攻擊眾人
沐月說如果要把「他」逼出去,就得先打敗子巧,眾人應戰

頭目:厲氣子巧


打敗子巧後,鳳煜趕忙上前攙扶,子巧也逐漸恢復了意志


可才剛恢復意志,子巧便看到司空宇與沐月被黑衣人打昏
子巧緊抓鳳煜的手臂,連問是不是先前來索命的的刺客
沒想到鳳煜卻向子巧道歉,黑衣人還對鳳煜喊了聲「主子」
鳳煜叫子巧回家去,並且奪走了玄濤戟


子巧接著也被打昏,只見鳳煜與黑衣人們一同消失於密林中…

※鳳煜離開隊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