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劍外傳穹之扉:劇情流程《第三章》上

※本文章會帶劇透,請斟酌參閱


於世外谷地,為了參閱餘下的古籍,必須前往甘盤居所
沐月跟眾人道別,要司空宇帶好阿奇,告訴子巧小心別再被憑神
鳳煜問阿巧被憑神是否會帶來不良影響?
子巧覺得肉麻,說鳳煜不可以叫自己阿巧,要好好照顧沐月,不可再騙人
並且問王子是否安好?鳳煜向甘盤使了眼色,說一切安好
士兵前來報告車馬已備妥,隨時可以出發


司空宇依依不捨,向沐月說保重


沐月離開後,子巧說打算跟著司空宇去搬遷後的有熊村
司空宇問子巧不是說好要回子國?
子巧說是這樣,但也沒有說什麼時候,反正先去有熊村再回子國,也很想再見一次青梅
司空宇感嘆怎麼老是碰到任性的女生,說先前往別莊休息再說吧


往前走了一段路,子巧抬頭眺望星空,直呼長庚星好美


突然阿奇嗚咿了一聲,司空宇發現有人跟著,提醒子巧小心
沒想到子巧直接回了頭要看看是誰
司空宇見子巧不懂得避免打草驚蛇,嘆了一聲,只得援助子巧打退黑衣人

頭目:黑衣人x3


打敗黑衣人後,黑衣人直說王子妃下手好重,子巧才發現原來是鳳煜叫人暗中跟蹤
子巧對於鳳煜不信任自己會回子國這點感到惱怒,說自己言出必果,叫黑衣人不用跟了


來到別莊過夜,但司空宇睡不著,心想若天之血脈為真,何以夏人如今淪落至此?
商人亟欲想要獲得上天認可,而夏人失去眷顧,這是多諷刺的一件事情?
看著呼呼大睡的阿奇,司空宇越想越迷茫,乾脆出去散散心


來到小丘,司空宇看子巧也在,便走了上去
子巧問司空宇也睡不著?司空宇說在想昨日甘盤與鳳煜的話
說自己小時候總被族人說教商人對待夏人是如何壞,因此也對商人沒好感
但是又說像子巧這樣熱心的商人還是第一次見到,稱讚了一番
子巧說有時候誤解就是因為彼此不了解,等了解後,誤解就冰釋了


接著司空宇提到鳳煜,子巧就說鳳煜是特例,那個嘴真的是有夠壞
但司空宇說不是指這個,而是說鳳煜偷了玄濤戟一事
雖然行為可議,但也是為了他的族人,不能說完全是錯的
然後說自己一直都有著一份保護族人的心,但是跟鳳煜相比小之又小
子巧認同,但也說司空宇這份心意很偉大,只是保護對象的大小之差
接著又說自己雖然也有這份心,卻被趕回家…

這時,阿奇剛好醒來,見兩人都不見了,急忙外出,找到了司空宇後,一直嗚咿叫
「你也嘗到被拋下的苦了嗎?」司空宇對著阿奇這麼說,子巧也表示很有感受
可子巧卻接著說,難道拋棄你的是沐─
「不是」
「回答得太快了喔!」子巧暗自竊笑
不過司空宇沒有理會,心想商室遷都與有熊村遷都是有多麼地像
看到甘盤與鳳煜如此努力,覺得自己也該打起精神,回有熊村去
子巧問是不是同意帶她去有熊村了?司空宇無奈
子巧接著說其實是希望熒惑守心之兆消失再回去,因為這一次回去就沒那麼容易再出來了
因為受夠了只能待在家裡而不能盡一份力的感覺
所以想說雖然有熊村可能很遠,但至少比被關在家裡還要來得接近商都
司空宇心想子巧其實跟自己很像,雖然是商人,便答應子巧
子巧雀躍非常,得寸進尺地說是不是可以多待幾天?
司空宇同意,但要子巧小心不可說出自己是商人,畢竟族人被商朝迫害過,對商人印象極壞
而且說到此行雖然是護送沐月回家,但同時也有因為被族人討厭而被趕出來這個原因


子巧便問是否因此害怕回村?司空宇說只要母親和青梅過得好便無所謂
子巧聽了,說來向天上神靈許願,希望能夠保佑司空宇族人
司空宇說並不信鬼神,但既然子巧與沐月相信,那自己也來祈願一下吧


此時沐月正於甘盤居所翻閱竹簡
得知上古時期天地不分,神人交雜,導致人間混亂,因此有些神人寧失通天之能也要幫助人民
沐月心想所謂神人,會不會是指當年留在地上的伏羲與女媧等族人呢?
接著看到顓頊帝進行絕地天通之後的種種行為,感嘆顓頊帝後來竟然做出了這些事情
對於當年絕地天通而犧牲的人們感到不惜

突然,沐月叫了一聲
甘盤詢問沐月是否有什麼收穫
沐月說沒有,但是很好奇伊尹怎麼有辦法收錄這麼多常人難以得知的秘聞?
甘盤便說明當初先王太甲登基後,不知為何突然性情大變,凌虐子民
伊尹發現這是因為先王鳳火被奪,失去鳳靈庇佑之故
鳳靈乃守護商人之神靈,而鳳火庇佑商室
伊尹為了復原先王鳳火,不惜奪先王之位,還把先王藏至桐地保護
接著費時三年找出重燃鳳火之法,先王得以神智清醒並且復位
這些古籍,便是這三年之間伊尹奔走各地的見聞錄
話說完後,甘盤續問是否有找到天之血脈與天門相關?
沐月說沒有,都是差不多的資料,不過對於「禪讓」感到好奇


鳳煜走過來,說在夏朝之前都是傳賢不傳子,因此也無法理解天之血脈是不是真的這麼重要
但是依然希望可以開天門,以正商室血脈
沐月強調天門不能開,甘盤問為什麼
沐月說天門在人間無法企及之處,天之血脈也恐怕只是捏造,還是想其他辦法拯救族人吧
甘盤與鳳煜面面相覷,安靜了一會兒後,說還是希望沐月再多看點資料,不用急著下定論
沐月沒有多說,再看了一下竹簡,突然間發現了什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