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劍外傳穹之扉:劇情流程《第二章》上

※本文章會帶劇透,請斟酌參閱



第二天,司空宇下樓整理行囊
此時發現小山豬叼著木槌走了過來,並且摩蹭之前咬過的手
司空宇心想小山豬似乎很有靈性,經過一番測試後,確定小山豬聽得懂人話
於是問小山豬說否願意代替自己留下來陪伴春娘,只見小山豬猛搖頭
小山豬似乎想跟著司空宇,於是司空宇將其發出的聲音「啊啾」為靈感,命名為「阿奇」

沐月走近,看到司空宇抱著阿奇,說如果要料理牠,就必須歸還銅壺
司空宇連忙解釋不是要吃阿奇,並且說明族長要他帶她回家之事



接著青梅也走了過來,說起把陷阱佈置圖給翟虎看之事,說到激動處,不禁落淚


青梅打算告訴族人翟虎人侵是自己造成,但被司空宇制止
司空宇將鳴竹交給青梅,要青梅幫忙負起保護村子的責任
春娘將行囊交給司空宇,並且告知沐月可以前往商都,相信在這個最大的都邑可以找到族人


來到村口,青梅說村子將往西北遷徙,並且會一路留下記號,日後便可找到村落


兩人告別有熊村,來到雪霽之森
司空宇看著皮卷,說要前往商都,就得先經過這兒
沿途沐月在想如何稱呼司空宇,學青梅叫了聲「宇哥哥」、「宇兒」
司空宇先是一陣錯愕,隨後表示只要稱呼司空宇就行了
沐月又想了一下,說要學會「煉妖壺」的功能,沿途才能幫忙

頭目:丹頂

經過阿奇的示範後,司空宇雖然看得兩眼發直,但勉強說已學會
沐月續說煉妖壺本是華胥之寶,現在雖然是阿奇的,但在經過阿奇同意後可以使用

※沐月加入
※壺界系統閒啟

繼續趕路,發現前方有一位紅衣男子正與另外兩位領隊爭執著
看其打扮,似乎是個有錢的公子哥兒,難怪領隊想要藉機敲詐一番
本來無意捲入紛爭,但在紅衣男子說出要去「傅岩」後,沐月突然上前詢問
司空宇見狀也緊跟上去
紅衣男子說確實要去傅岩,但現況是得把方位從這兩位奸商口中逼出來


領隊敲詐不成,憤而揮拳相向

頭目:領隊x2


領隊見打不贏,只得告知傅岩方位後倉皇逃命
紅衣男子感謝兩人相救,表明自己名叫「鳳煜」,司空宇與沐月也跟著回應本名
鳳煜對於「司空」之姓有興趣,但司空宇說只是很普通的姓,並且反問是否商人?
鳳煜坦承確直是商人,司空宇聽了,暗自提高警覺
接著鳳煜表示既然都要去傅岩,就一起同行吧
司空宇問沐月不去商都了嗎?沐月堅決要去傅岩,並且說司空宇大可不必跟著
司空宇聽了有些惱怒,但還是決定跟著沐月
在開始動身前,司空宇覺得鳳煜此人講話油嘴滑舌,似乎不太可靠,必須提防

※鳳煜加入
※有熊村永久關閉


夜晚悄悄降臨,鳳煜表示也差不多該休息了


眾人圍繞著營火,鳳煜見阿奇吃飽後便呼呼大睡,以阿奇為主起了個頭
司空宇說阿奇「本來」是小山豬,但鳳煜有聽沒有懂,還說世間真是無奇不有
隨後鳳煜對煉妖壺起了興趣,問哪兒買得到
沐月說煉妖壺是華胥之寶,世間僅此一尊,鳳煜聽了略微一震
司空宇見鳳煜對華胥兩字有特殊反應,詢問是否知道華胥
鳳煜表示華胥是個傳說中的國度,理當不在人間,若世上真有也想去拜訪
司空宇轉頭詢問沐月當時是如何離開華胥,沐月只說一醒來就在敵族部落
話說到這,沐月又說司空宇不必勉強跟著,但司空宇說絕不會負族長所託
說著說著,沐月漸感疲憊,先行睡覺,剩下兩個男人繼續在湖邊閒聊

鳳煜詢問兩人旅行之由,但司空宇覺得這問題很詭異
鳳煜希望司空宇戒心不要這麼重,說一同旅行就是要互相信賴云云
於是司空宇就轉述族長命令,說只是要護送沐月回家
鳳煜聽了,說以為兩人是為了「上古武器」的傳聞,並且描述其傳說


沐月聽到鳳煜的敘述,忽然站起身來,司空宇上前關切
沐月說在傅岩有認識的人,但面對鳳煜的詢問又顯得言詞含糊,令鳳煜不解
鳳煜接著說沐月的法術相當厲害,希望可以指點
但沐月說世界上比自己厲害的人更多,比如「共工」
接著說到共工是炎帝後人,曾在傅岩治過水,是個大英雄
然而鳳煜與司空宇感覺與自己所知的共工不同
鳳煜說共工是個覬覦顓頊帝大位的人,還起兵反抗
但敗給顓頊帝部下「火神祝融」後,在不周山撞斷天柱後死亡
而且共工在死前還向祝融奮力投擲武器,卻沒能成功,而那武器如今就在傅岩附近
共工撞斷不周山後,導致天地失去平衡,天河之水流落人間,造成洪水四處氾濫
女媧不忍百姓受苦,煉五色石補天,又折去神鱉四足,重新撐起天空,人們才能安居樂業
最後,鳳煜表示這就是自己所知的共工惡行
司空宇也向沐月表示自己對共工所知與鳳煜是差不多的
沐月似乎受到打擊,回頭繼續休息,不時思索著世間流傳的共工事蹟,竟然變成這個樣子


隔天一早,鳳煜表示沒睡好,說夢到朝思暮想的……男人
司空宇與沐月無言
鳳煜說別誤會了,說雖然只夢到名字,但確信他就是可以完成自己理想的人
司空宇說如果是為了天下太平,他很認同


鳳煜接著問沐月對天下太平有何看法,但是沐月只想趕路,司空宇也喊著出發
鳳煜心想似乎是昨晚的故事講得不好,兩人還是不願意多跟自己交流,有點洩氣


來到傅岩後,司空宇詢問沐月此地是否就是舊識所待過的地方,但沐月表示變化已經太多
司空宇接著問跟舊識見到的最後一面是什麼時候,沐月卻不回答
司空宇無奈,說不如四處打聽看看,並且對鳳煜說既然目的地已到,就在此分手吧
鳳煜非但不分手,還說可以繼續合作,司空宇只得隨鳳煜的意

打聽完消息後,得知上古武器就在「戟山」
但村人防守極為嚴密,也不太願意透露相關訊息
鳳煜表示知道上山的方法,提議先去逆旅休息

※支線:陪伴古伯 
DLC支線:無奇不傳


夜間,鳳煜帶領兩人來到秘密小徑,戟山得以順利潛入


來到戟山,司空宇感到此處很不尋常
在旁的沐月更是突然說出「玄濤戟」三字,加快了腳步


來到山頂,沐月更加確定上古武器就是玄濤戟,而且不知為何,似乎對玄濤戟有所虧欠


突然大地劇烈震動,玄濤戟散出大量黑煙,凝聚成一個怪物

頭目:厲氣共工


打敗厲氣共工後,厲氣共工本還想掙扎,但被沐月身上的奇異藍光制伏
玄濤戟也縮小成便於攜帶的大小,飛到沐月手中
先前的地震驚動了村人們,在發現是司空宇一行人後,氣外人多管閒事
本想處置之,但看見沐月制服了玄濤戟,以為是天人降世,紛紛下跪


此時鏡頭轉到祀水,面具男發現某處封印被解開,感到一陣錯愕
面具男認為該處封印極為強大,如今被解封必定是發生了不尋常的事情
但就算如此,玄濤戟本身厲氣逼人,對於魂靈尚未聚合完全的聖主而言反是個威脅
因此打算暫時先不理會,等到時機成熟了,就會對玄濤戟出手

鏡頭回到傅岩,族長對於沐月制伏玄濤戟一事大為感謝
鳳煜問司空宇是否本就知道沐月身世不凡,司空宇說對沐月不了解太多了
沐月詢問族長有關玄濤戟之事,族長卻一時語塞
鳳煜向族長表示沐月正在尋找回到家鄉的方法,而解釋玄濤戟一事可能有幫助
族長表示千百年來只有任族巫者才能得知其秘密
對於恩人沐月就當作是破例,將司空宇和鳳煜請了出去


族長向沐月說明共工本來是名善神,對於治理水患頗有建樹,深得族人尊敬
然而一天不知為何不再體恤人民,還打算奪取天下共主的地位
為此,顓頊帝派了火神祝融與共工對抗,並且在此之後將之逼退至不周山之下
共工寧死不屈,向祝融怒擲玄濤戟卻沒成功,最後撞不周山自盡
沒擊中祝融的玄濤戟,插入了傅岩後方的山陵,將山劈成了兩半,傅岩從此水患頻仍
玄濤戟上殘存著共工的怒氣與怨氣,就連女媧也無法化解
之後,女媧以神礦煉索,將玄濤戟禁錮住,以平息其帶來的水患
而女媧留給傅岩族巫的,就是年年都要吟唱禁錮封印的術法,以確保玄濤戟不再為禍
話說到這,族長感嘆曾經的英雄竟然變成惡神,甚至執著千百年之久
沐月聽完後,更是對於共工的遭遇感到不惜,並且表示要帶走玄濤戟
族長猶豫了一下,說玄濤戟很危險,但沐月說將會帶其遠離人世,族長便順著沐月的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