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劍外傳穹之扉:DLC萬象之篇─鳳煜支線劇情簡介

※本文章會帶劇透,請斟酌參閱

無奇不傳


在傅岩,鳳煜見大家似乎一直在討論傅說,看樣子傅說似乎不是個簡單人物


於是鳳煜找到傅說,先是對外形打量了一下,感覺有點普通,便試著上前對談


但開始談話,鳳煜便發現此人談吐不俗,英氣內斂,曖曖含光,不是一般人


談話結束後,傅說突然請求要看鳳煜的手心,鳳煜答應
看了鳳煜的手心後,傅說驚為天人,笑說商不亡矣!商不亡矣!

鳳煜雖沒懂傅說為何突然大笑
但心想此人果真大賢,往後若有什麼疑難雜症,或許可回來找他商量


在異河鎮,孝男說從小到大,只要是阿父的要求,一定想方設法也要辦到
但阿父特別喜歡用些稀奇古怪的方式表達,每次都讓人猜得很辛苦……
三天前,阿父在家門口上寫了一個「活」字
然後說沒弄好之前,不會回家。接著就不知去向
鳳煜也不懂,便去問傅說

傅說認為,門中有活,是個「闊」字。估計,他阿父嫌門太寬敞了些
回到異河鎮,鳳煜向孝男說明,孝男便試試看,果然阿父回來了


在雪峭村,愛樂說在村子西邊挖到了一組磬,共有十二個
但是怎麼樣敲,感覺都像少了什麼一樣,只知道這組磬是四十年前所造
鳳煜說會想想
可是愛樂卻說本來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問的,不覺得鳳煜有辦法
鳳煜有點生氣,但隨即又想到傅說,便再去找傅說

傅說認為,此組磬乃依月數所造
四十年前,當為閨年,故這組磬實有十三面
在挖出「黃鐘」這面磬的方圓九尺之內再挖挖看,應該會有收穫
回到雪峭村跟愛樂說明後,愛樂也發現確實沒錯,鳳煜更加覺得傅說不簡單


再度去找傅說時,傅說卻說:
「王子大人,許久不見。近來可好?十二磬的問題,解決了嗎?」
鳳煜大吃一驚,原來傅說早就知道自己身分

「彼時大人乃深潛之鳳,兼之時機未熟,是以在下並不言明」
「今則不然,大人眉宇之間王氣漸露,即將一展雄才,在下好生期盼那一天到來啊!」

於是鳳煜便邀請傅說走一段路,問大商,如何能治?
「惟天聰明,惟聖時憲,惟臣欽若,惟民從義」傅說說
「這些,我都明白,但究竟該如何落實?」
傅說便繼續說下去:


「其一,深思之前,萬不可輕易發號施令」
「其二,不可隨意動用軍隊,興起干戈」
「其三,官職不可輕易與人,必經嚴加考察」
「其四,不可輕易賜與臣下軍政實權」
「其後選賢與能,不信姦佞」
「愛民如子,知民之疾」
「師法先王,從其古訓」
「如此以德治國,方可建立不朽功業」




鳳煜更是欣賞傅說,可惜傅說似乎還沒有出仕的打算
「那麼,改日再來找你喝酒吧」


「臣,領命」

後來,傅說果真成了商朝重臣,替鳳煜開創了一個新的時代



風流不息


在別莊觀星地,鳳煜被一奇怪小女孩小楓纏住
小楓還問了一些超齡的話題,讓鳳煜難以招架


過了好一會兒…女孩的媽媽罵鳳煜竟然誘拐不滿十歲的小孩,有沒有良心?
鳳煜只覺莫名其妙,好端端被誤會


後來在異河鎮,也被一個奇怪女子三娘纏住
鳳煜說已有婚約在身,女子便說要賠償精神損失
由於女子太難纏,鳳煜只好答應以「玉笄」當作賠禮


回到別莊觀星地,又遇到小楓
小楓說為了賠罪,要將玉笄送給鳳煜,鳳煜一開始不想收,但最後還是收下了


將玉笄交給三娘後,三娘卻說這是定情之物,嚇壞了眾人,子巧更是憤而離隊
這時三娘的丈夫跑了過來,以為鳳煜要誘拐妻子,跟眾人打了起來


打敗後,鳳煜撇清事實,對方也為了賠罪,送了本要做給三娘的衣服
無端生非,鳳煜只能自嘆倒楣



矢志不移


夏邑的禿老跟別人聊天聊到相傳黃帝有個很會鑄劍的臣子,叫常先
這引起了鳳煜的好奇,心想雖然是個傳說,但如果能取得這把劍的話就好了



鳳煜便跟大家一起討論
「相傳黃帝之時,有個臣子,叫做常先,擅長鑄劍」
「除了軒轅劍,黃帝的配劍幾乎都出自常先之手」
「然而涿鹿一戰,常先親見軒轅劍之威,大嘆自己才能不足,從此不再鑄劍」
後來常先離開黃帝好幾年,死前才將遺書藉由大鴻交付黃帝
遺書中講到某把劍的鑄法,但仍缺了一個東西,希望黃帝能夠解出來
而黃帝將故人之物藏在人世間的某處,只留下了一首歌謠

沂有童女,身佩白玉。朝生夕死,化而為炬

沐月聽了,說可能在碧粼大澤
「朝生夕死……化而為炬……不就是個『粦』字?」
「『粦』字,就是在人死後,骨頭發光的模樣。」
於是眾人便前往碧粼大澤調查


碧粼大澤有位老人迷路了,以子巧對話便可帶他回家


接著發現一個陷阱,用司空宇調查便可拆除


最後調查稷神祠的紅光,觸發戰鬥


然而敵人太強,大家快不行了,但鳳煜說不會放棄大家
這時先前的老人出現了,自稱澤神,醫治了眾人
還說奉黃帝之命,在適當的時機,將一件事物交予有緣人,命令眾靈退下

澤神說千百年來,來找圖卷的人不少,但都沒有通過考驗
但眾人不僅通過了考驗,同時也補上了完成照膽刃的最後一塊碎片
最後,澤神給了份皮卷,消失

鳳煜打開了皮卷,發現就是要找的武器
「黃帝他……回憶了一生無數次的征戰,努力找尋欠缺的是什麼東西……」
「最後,他終於參透了這把兵器的關鍵……並親自為這把劍,取名為『照膽刃』」
「顧名思義,這最後一塊碎片,乃是與夥伴之間,無比的信任」
即「肝膽相照」


 「劍什麼的我不懂,你說這把照膽刃真的會是堪比軒轅劍的神兵嗎?」子巧問
「絕對是。因為……是與你們一起得到的,獨一無二的劍呀」鳳煜說



千杯不醉


異河鎮白叔向鳳煜推薦窖藏十年的果酒,肯定回味無窮
然而鳳煜心想貿然脫隊不妥,當下沒有答應


在另外一間房內,鳳煜見到兩位酒鬼在談論果酒,令鳳煜心癢癢


鳳煜再度到白叔家,白叔說跟朋友一喝如何?鳳煜才想到也可如此,便答應了
鳳煜喝了一口,讚嘆真是好酒,可沒想到司空宇與子巧一下就醉了
至於沐月,不知怎地就是喝不醉


後來,鳳煜與沐月來到戶外談談
鳳煜說到從借玄濤戢開始,彼此就很有嫌隙
但後來慢慢發現到,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子,便跟沐月道歉
不過沐月並沒有放在心上,鳳煜也笑說真像沐月的作風


「這景色,很美」沐月看著水火同源的河說道
「嗯,因為……有人吧」鳳煜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