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劍外傳穹之扉:DLC萬象之篇─子巧支線劇情簡介

※本文章會帶劇透,請斟酌參閱

王子之遇


在曲蒙,子巧醒來,不知自己在哪,直喊好餓
「呵,不愧是我的阿巧,不管什麼時候,都不忘吃的」鳳煜說
「什麼你的阿巧,你別亂說話!」
這時,鳳煜表明自己是王子,看起來不像在開玩笑


「你!你!你!你!你!?」子巧吃驚得口吃起來
甘盤笑了起來,說先告退了
「你真是王子大人?」
「千真萬確,當時易名改姓,實在萬不得已,還請我的王子妃海涵」
「不過,如果沒有這段時間的相處,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我的妻子原來是這麼活潑可愛的人」
「阿巧,妳說是不是?」



子巧太過震驚,無法自已


「我要吃飯,快把飯拿上來——」
結果,子巧還是掩飾不了自己的吃貨習性……



子國之喚


在別莊逆旅,子巧遇到了子均叔叔,兩人非常高興
子均說子巧這一離開,大家搞得都快把子國給翻過來啦
但見子巧想幫助夫君,暫時沒有回國的打算,便差個人先回子國報告
而自己要去西南的蜀地辦一件事情,說完便走了


在異河鎮,兩人再度相遇了,但是子均說很忙,要趕快去搭車隊
之後會再回來,但是只是稍稍停留,若沒見著,就問問逆旅老闆
過了幾天,子巧問了逆旅老闆,可是老闆說沒看到子均
子巧心想還是還是住個一晚好了


晚上,子巧一直想著叔叔
鳳煜見狀,建議子巧還是早點睡吧,然後說了個冷笑話:
「妳知道猴子為什麼最討厭平行的線嗎?」
「因為沒有相交」
子巧聽了甚是無言

「鳳煜,別以為你是我夫君又是商王子,我就不敢趕你出去」
鳳煜見笑話無用,趕緊轉話題,說找個機會陪子巧回子國
但子巧說不好意思耽擱大家,說在此停留一天已經足夠
鳳煜接著再換話題,說認識子巧的頭幾天,就認出是妻子
「什麼!?所以你根本一路上都在看我笑話!」
鳳煜趕緊說那時有任務在身,貿然講出自己身分只會造成諸多不便


「騙子騙子騙子!」子巧掉頭哭了起來
「阿巧,只要有妳,匡復商室的大業,必定可成…」
「什麼?」
「是我們大商,不能沒有妳」
「為什麼…?你不是還有很多很多的臣子麼?還有你師父,為什麼偏要我?」
「或許……是被妳的話給打動了」
「一路上,我一直在思考著妳的話」
「阿巧,我越來越覺得,能說出這番話的女子……肯定不一般」
「如果我是一個只需要看人外表的人,那該多好?」
「你說的是認真的嗎?」
「呵……這種話怎麼能說笑?」


接著鳳煜說睡吧,明天說不定就有均叔的下落了,便倒頭就睡
子巧看鳳煜要跟自己睡,叫鳳煜出去,結果鳳煜又油嘴滑舌起來
「嗯?王子要睡了,王子妃難道都不侍寢的嗎?」


子巧一怒之下,拿出斧頭作勢要砍人
「行行,我出去就是,唉……」鳳煜趕緊離開


子巧心想鳳煜其實也是在關心自己,心情也比較平靜了,便睡了


第二天,逆旅老闆說有人指定要給子巧皮紙,子巧趕緊打開
皮紙內有著阿父阿母的字跡,阿母還附上一套衣服的製作方法
說什麼找到了商王子,做給他穿,然後把他拖回子國來

子巧看得羞了起來
「至少,阿父阿娘看起來都很不錯。均叔,謝謝你……」



大食之由


在異河鎮,黃公正在找壯士,見子巧身形嬌小,恐怕無法託付
子巧聽了,拿出斧頭,黃公見子巧力氣大,便決定託付給子巧
黃公說世外谷地有個魔物會主動攻擊附近的商隊
其避無可避,再這樣下去恐怕就要趕不上期限了,子巧便答應清理魔物


來到世外谷地,見魔物是蛇女,子巧不知為何有些恐懼
回到異河鎖跟報告後,黃公感謝子巧,且見子巧氣色不好,便給了點補藥


可是過了一會兒子巧突然暈倒,眾人便帶子巧去逆旅
沐月看了看,說是驚悸過度之狀,現在要幫子巧治療,必須寬衣解帶


司空宇聽了臉紅,趕緊離開,鳳煜也跟了出去


子巧發現沐月是在幫自己解圍,沐月說沒什麼,誰都有些不想讓人知道的狀況
子巧便述說了往事,那個被處死的妖靈特別喜愛蛇
自從被救回來之後,只要一餓暈就會夢到被好多蛇纏住,怎麼樣也掙脫不了


至於大食和怪力,也是後來才漸漸有的
沐月認為那個妖靈在憑神時,也賦予了額外的力量
但是靈力越大,對憑神對象的傷害就越深
這次的情形並不完全出自內心的恐懼,而是多年來這個妖靈的傷害累積
「算啦,換個方式想,這也不全都是壞事,到時總會有解決辦法的」子巧這麼說


這時門外傳來兩個男人的聲音
「司空兄弟,在你開門之前,為兄再教你一個道理」
「要進入女子的房間,還是敲個門,才不會發生尷尬的事情」
「呃……鳳大哥說的是」
「哈……這可不是歪理了吧」


沐月和子巧聽了,不由得笑起來,說已經好了


兩人走進來後,鳳煜看到子巧腰間帶子沒繫上,說該不會……
子巧難堪,惱羞成怒罵:「鳳!煜!不許你胡思亂想!」
「那個……我……我先出去找沐月」司空宇又臉紅跑了出去一



千年之下


在夏邑逆旅,一名女子對子巧說最近有名美男子不時會出現在村口附近
若是經過那裡,小心魂別被鉤走啦!


子巧好奇是誰,便去調查看看,結果發現是鳳煜,便上前談話


鳳煜正好在使用鳥禽收發訊息,子巧好奇問那是什麼,鳳煜說這鷹叫黑羽


子巧便說子國有另外一種鳥,體型跟黑羽差不多大,而且大多都是都是晚上活動
鳳煜便說這是鴞,子巧說沒錯,而且可愛多了
鳳煜看子巧喜歡鴞,便記了下來


接著兩人便回去找司空宇和沐月,結束聊天


這天,子巧看鳳煜又在想事情,叫了好幾聲才回應,鳳煜卻說:
「喔,阿巧啊?怎麼?又闖什麼禍了?」
子巧生氣,轉頭便走,鳳煜趕忙道:「吾妻休走!」
「你剛才說什麼……再說一次……」
鳳煜見措辭不佳,改口道:「我剛才說……我的好阿巧,別走好嗎?」


這時子巧才笑著回頭,問鳳煜最近怎麼經常這樣自己一個人?


鳳煜便感嘆今天救了夏邑,就不能去幫助其它地區的人
而他們的死去,是不是就等於是自己的責任了呢?
「不是這樣的!也許現在不能解答這問題─但,我會陪著你一起去尋找答案」
「呵,謝謝妳」


接著子巧說最近戰鬥的時候,一直覺得斧頭不大趁手
鳳煜便說等繼承商王後,便請商國最好的師傅量身鑄造一柄順手的斧頭
子巧聽了,問那可以刻上自己的名字嗎?
「嗯?妳說什麼?我聽不清」
「哼……沒,我什麼都沒說!」


「呵……為了我的阿巧,天上的太陽都摘下來給妳」鳳煜看著天空答道


子巧看鳳煜又在獨自思考,便走了過去
鳳煜說羌人之事再調查下去,說不定子巧會有危險,不如先回商都


子巧回了頭
「如果你只是為了怕我遇到危險,就要在這裡退縮,那我情願現在就離開你」
鳳煜笑了起來,說看樣子是自己把事情想得太複雜了
「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讓我子昭娶了一位賢妻……」


子巧說此行凶險,如果都死了就罷了
要是一個人死了,另一個人活著,那該怎麼辦才好?
「我死了,妳就改嫁吧」鳳煜說
「那要是……我死了呢……」
「阿巧,妳是不會死的」
「我們商人,相信人的精神不會消滅」
「肉體死了,也只是去了另一個地方住著,隨時可能會再回來」
「如果妳真的肉體死去,我會將妳的墓蓋在離我最近最近的地方,這樣妳就不寂寞了」
「並且,我們會在自己最珍愛的人死後,將他嫁給最偉大的先王」
「即使在地下,他們也能受到先王們的保護」
子巧聽了,很是感動


「你要怎麼做,我管不著……」
「但有句話,我一定要說,你也一定要記著……」
「這輩子,無論生死,阿巧能有你子昭,已經足夠了……」
「……阿巧……」


兩人深情相望著
這份情感,至死不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