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劍外傳穹之扉:DLC萬象之篇─司空宇支線劇情簡介

※本文章會帶劇透,請斟酌參閱

姓氏所指

李三說對「司空」之姓很有興趣,但對司空宇不了解自己家世背景感到失望
司空宇心想族長一家世代掌管有熊村的事務,或許會知道些什麼



來到族長家問了族長之弟,他表示這些事情都有記錄下來,但一時找不到
後來想到曾經借過一塊布出去,要司空宇幫忙找回來,司空的紀錄晚些再找


司空宇問青梅有沒有跟族長之弟借過東西,青梅想想好像有,也找了出來
布上似乎有文字,但是已經看不清楚了


兩人一同來到族長家,族長之弟也看出來那塊布剛好就是記載司空氏由來的東西
族長之弟開始慢慢解釋,說村子原名不是「有熊」,而是「有莘」

後來鳴條之戰後,商代夏而立國,村子也因此遭殃
當時的族長決定遷村,並且改名為「有熊」,為的是追念黃帝曾為有熊國之主
至於司空氏一開始也不是住在有熊村,而是在有熊村遷村的過程當中加入的

「司空」其實原本是個官名,當年的禹就曾經被聖王「堯」封作司空
這個官職,主要掌管營建、水利等事情
後來某個司空就以自己的官職為姓氏,成了司空家的祖先

當時的族長見兩邊同出一脈,處境又很相似,便邀請司空氏成為有熊村的一員
這時兩人才知道,原來黃帝、禹、啟、有莘、有熊、司空,血脈都是連在一起的

話說到這,族長之弟累了想休息
司空宇想追問父親的事情,但族長之弟只叫司空宇別再做陷阱了,令司空宇無言


予父所傳


先前沒能從族長之弟問出父親的事,司空宇便決定去找阿娘問問
可是一提到父親,阿娘便說累了想休息
司空宇心想既然阿娘不肯說,不如去問問村子裡的人看看


熊闊說那可真是一次長途遷徙,但當時年紀太小記不清了
於是司空宇打算去問較年長的人,比如封婆婆


封婆婆便說到那次遷村,就是因為司空宇阿父,害得大家走了好遠好遠!
可是詳細的內容卻又不說,司空宇心想還是回去陪阿娘好了


回到家裡,阿娘說有話想說,叫司空宇把青梅喚來吧
喚來青梅後,阿娘要兩人無論聽到什麼,都要先仔細想想,不要被情緒左右

話說當年,青梅的哥哥,也就是阿竹,被敵對部落捉走了
族長於是下令連夜遷走,但阿父堅持要組織村民對抗他們,可是沒被採納

就在那個晚上,阿娘被敵族首領捉住,阿父看到這一幕,還是動了手
阿父棍法神勇,接連打倒了十餘名敵人,但終究還是寡不敵眾
最後,敵族首領見搜刮得差不多了,便押著阿父等人回去做了人牲
後來的事情,就是司空宇知道的

司空宇聽完感到一股悶,想出去透透氣


來到竹林,青梅問司空宇冷靜點了嗎?
司空宇也在想阿娘說的對,仇恨不能解決任何事情
青梅也說保護村子的這份責任,自己也會盡一份力

司空宇得到父親遺物:方銅棍



吾情所衷


在別莊觀星地,司空宇心想沐月看不見星星是多可惜的一件事
如果真正的星星看不見,假的總該可以了吧?


這時沐月出來走走,剛好遇到司空宇
司空宇問沐月如果有機會的話,想不想看看我們看到的星空?
「都可以」沐月說完便走了

司空宇心想,制造夜空需要「竹子」與某種「能發亮的東西」,再回家加工
便在晚上將想法寫在布上,做好了星空儀設計圖


接著可在在後山竹篁找到竹子

在無名異境會遇到猥褻的行商,說要「染血的竹子」,而且一定要沒加工過的
沒加工過的,也就是不能用煉器的竹殳,若身上沒有,就只能到傅岩買給他了


猥褻的行商得到竹殳後,給了司空宇「明珠」
「拿去……好好使用……娶個……漂亮姑娘回來……」
對方話一說完就迅速消失了,令司空宇鳳到錯愕,但是「明珠」剛好有需要


在新‧有熊村,司空宇找出工具,開始製作星空儀
做到一半,司空宇望著天空,心想青梅在天上過得好不好
接著想起沐月那日將阿娘與青梅變成星子的情景
因此決心換自己來讓沐月看見那片星空


這時子巧進來,司空宇嚇了一跳
子巧好奇司空宇在做什麼,司空宇便說明了一番,子巧也答應幫忙去找個大黑布


後來沐月與鳳煜也走了進來,司空宇與子巧趕緊止住嘴
「休息夠了,走吧」

看樣子沐月並沒有發現,司空宇連忙答話以結束話題

※星空儀會在第八章主線出現,本支線是說明前因後果



不負所托


在曲蒙,司空宇見士兵阿黃一直在嘆氣,便上前詢問
阿黃便說有個重病的阿娘住在異河鎮,本想照顧她終老,但卻突然被抓來打仗
這一走已經快2年了,希望司空宇能幫忙回去看看,她叫做黃大嬸


在異河鎮見到黃大嬸,看起來身體很健康
但是談起兒子之事時卻很奇怪,語氣中沒有一絲喜悅的心情

回曲蒙向阿黃報告後,阿黃也覺得阿娘病竟然好了很奇怪
還問阿娘身邊有沒有跟著一名年輕的女子?司空宇說沒有

這時阿黃提出正式委託,說當初離開時把阿娘託付給一個陌生的年輕女子
可是現在年輕女子消失,阿娘的病卻好了,希望司空宇可以詳細調查

話說到一半,阿黃發現司空宇走來時,似乎掉了一些什麼獸類的毛髮
對於這點,司空宇也感到奇怪

再去異河鎮跟黃大嬸講話
黃大嬸說夢見仙人給她丸藥,病就慢慢好了,那些藥丸還留在架上呢
至於年輕女子,應該是阿黃記錯了,說著說著便要趕人


眾人都覺得黃大嬸很可疑,便到鎮上四處調查
調查點總共有3處
分別是黃大嬸屋內的丸藥、屋外通往窗子的動物足跡、鎖口村民阿文
調查完畢後便閒始跟黃大嬸對質


首先說阿文看過黃大嬸跟年輕女子一起散步過,黃大嬸便說是記性不好忘了
再來說丸藥只是止血草,只能外用而吞服無效
黃大嬸開始急了,但是證據還不足以戳破,便指出屋子附近有某種獸類的毛髮
但是黃大嬸說異河鎮這麼多狗,隨便一隻都可以在屋外啊,也不能顯示什麼


司空宇看依然無法戳破,咬牙切齒卻又沒又辦法


這時沐月說獸類毛髮確實是證據,因為那是狐狸毛而不是狗毛
而且看看屋外窗子的掌印和爪痕,更可顯示是狐狸,所以,黃大嬸是狐精!
假黃大嬸依然不承認,說那黃大嬸的屍體在哪?結果阿奇聞一聞就找到了
假黃大嬸看已無法隱瞞,現出真身攻擊眾人


狐精被打敗後惱羞成怒,使出最後一股力氣想置沐月於死地


只見司空宇手臂浮現守紋,動作突然變得極為敏捷,打死了狐精,還問沐月有沒有受傷?


但這番行為令司空宇精力消耗過度,沐月趕緊為司空宇治療,事情告一段落


回曲蒙向阿黃報告後,阿黃雖然對於阿娘之死感到遺憾
但依然感謝眾人,還送了婦靜大人給的好東西:「簫韶九成製卷」



心無所住



在雪峭冰峰左上角,司空宇發現像是陷阱殘骸的東西
司空宇看著看著,想起以前在村裡設置的陷阱,以及阿娘、青梅
剛好這時眾人不在,便想花點時間把它修好


在雪峭冰峰各處收集完材料後,司空宇著手把陷阱修好


不料陷阱剛修好,就引來了一堆怪物,司空宇叫阿奇快走,自己頂著


正當快不行了的時候,阿奇剛好呼叫到同伴前來解圍
沐月看司空宇運力過度,體內氣息非常紊亂,便幫忙調息


鳳煜見時機剛好,便隱喻地告訴子巧讓兩人獨處


「對你來說,陷阱,不只是保護,還是一種對死去家人的緬懷,對嗎?」


司空宇的心裡話就這麼被沐月說了出來,有種奇特的感覺


「沐月……妳對華胥的那份情感,或許……我開始能懂了」司空宇這麼想著



羈絆所在


那邑戰後,有位名叫鮮余的百姓自稱是潛伏在羌人中的臥底
正向軍官報告現在是消滅殘於羌人的時機,但是軍官抽不出空,因此想拜託各位


接著在南門跟鮮余會合後,鮮余說怕會打草驚蛇,所以只能有兩人一起去
司空宇不曉得為什麼第一個想到的是鳳煜,便與鳳煜同行


來到城外,卻沒發現羌人,心想可能中計,趕緊回去


鮮余朝笑兩人,說自己實際上是羌人的反臥底,已經潛伏了數年
想不到如今遭此大敗,要對兩人復仇,還設了除了施術者之外,無法可解的結界
鮮余說完,便化作一陣黑煙消失了


兩人嘗試破陣,但未見效果
司空宇說沐月和子巧等等應該會過來找我們,不如到時再合力破陣

鳳煜說,雖然羌人已被擊退,但卻開心不起來
「是因為還是有人犧牲?」司空宇問
「不全是如此」


鳳煜接著說,王子這個身份,就像煙霧一樣隨時隨地纏繞著
「每天睜開眼,就不斷提醒自己是商王子,身負救國重任。半刻也不得鬆懈」
「只是救了一個那邑,還遠遠不夠」

「你真是個難摸透的人」司空宇說
「明明內心糾結不已,外表卻要武裝成一副爽朗、熱情的樣子」

鳳煜沉重地說,這是身為王者的宿命
「背棄一切信仰,背棄一切左右自己的情感,才能將自己平均的分給天下萬物」

「我不懂,一為什麼不能把感情多分一點給自己在乎的人?」司空宇問
鳳煜笑了笑,沒說什麼


這時沐月與子巧走了過來,沐月說此陣雖然古怪,但依然有有法可循


「開陽之樹,比閭之木……」沐月指示眾人,合力破除法陣
子巧頑皮地問兩人被困住時有沒有做了什麼?兩人說沒有
一場事件總算結束,眾人繼續旅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