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劍外傳穹之扉:劇情流程《第五章》下

※本文章會帶劇透,請斟酌參閱


來到落秋石境,這一次是阿奇餓了,眾人再度休息
子巧好奇天門長什麼樣子,結果是玄濤戟回答


「天上當然有門,那是一旦開啟後,就能通往天界,獲得神力的通道」
大家嚇一跳,鳳煜更是戒備
但玄濤戟說用不著附在子巧身上了,還問鳳煜是不是很想登天門?
接著說起天門本來人人都能去
誰知後來自私的人們為保有權力,硬是施法把天門與人間相隔,不知犧牲多少性命…
沐月叫玄濤戟住口,並且說要去旁邊休息
子巧希望鳳煜能夠以自己的力量造福百姓,而不是依靠什麼天之血脈


司空宇說去看看沐月,子巧也跟上
但是子巧說要用「陪」的,不是用「看」的
司空宇跟子巧關心沐月,而沐月是不太希望他人涉入太深


但子巧說已經把沐月姐姐當朋友啦
見朋友有難,還要不聞不問,這比要不大吃還難吶!
司空宇也說如果說不出來沒關係,願意說再說沒關係
沐月終於開口了,說華胥在天際某處
子巧便好奇沐月幾歲了?如果戟內的魂靈是共工,還跟沐月相識,那不就…哇!
不過又說只要沐月姐姐還是沐月姐姐,就算年紀是我的好多倍,也沒關係


接著讓司空宇與沐月獨處,自己到旁邊去
司空宇見沐月一直這樣逞強,哼了個兒歌

鳥兒鳥兒水中游……游過江水遊土丘,
摔到一處爛泥巴,大蛙看得笑哈哈。

沐月見司空宇想逗自己笑,可是又不解鳥兒要怎麼水中游?又要怎麼遊土丘?
「妳好認真,這時候,只要笑就可以了。」


聽著司空宇這麼說,沐月臉紅,答了聲謝謝
可是心裡又想著司空宇這樣對自己值得嗎?


過了一段時間,司空宇與沐月跟鳳煜會合,卻不見子巧
難道子巧又走丟了?!這時傳來子巧的鳴竹聲,眾人趕緊循聲前進

※子巧離開隊伍 


找到了子巧後,子巧說那些奇怪的人又出現了,但是怕被發現所以使用鳴竹
現在實力不足以對付他們,因此眾人打算趕快離開

※子巧加入隊伍  


可是快走到出口時,便被青榆擋住去路
相柳也出現了,說要帶走司空宇與子巧,眾人開戰


打敗相柳後,司空宇本想相柳也不過爾爾
可是對方卻依然一副好整以暇的態度,呼籲大家小心
又一個相柳出現,沐月與玄濤戟看出這是西戎秘術


相柳出手,卻被玄濤戟擋住
「她的生死由我決定!」玄濤戟道


「吾族,靜待聖主歸返……」相柳見聖主依然如此,便放過眾人


司空宇感到無奈,難道就只能選擇逃避?
明知他們就是煽動者,是害死族人和親人的真凶,就什麼都不能做?
這算什麼血脈、什麼守紋?這樣的又能負起什麼責任?
但沐月只說「別死」,司空宇自覺失態
鳳煜好奇為何每個人見了沐月,總是滿懷恨意?


這時玄濤戟又說話了:「因為她,背叛了相信她的人!」
但沐月只道這是跟他之間的事情而已,現在該趕往天湖

※支線:此地無貝三千兩(曲蒙)

終於到了天湖之下的雪峭村,但空無人影
鳳煜心想他們已取走木身,所以才會那麼遊刃有餘
但反正都到了這裡,木身在還是不在,去天湖調查便知


這時阿奇嗚咿?了一聲,司空宇小心往前調查
但只發現是百姓的車子壞了,司空宇幫忙修理
修理完後,丁嬸為答謝眾人,說就盡個地主之誼,畫個到天湖的快捷方式


眾人來到丁嬸家,丁嬸請大家喝水,玄濤戟卻說「泥人的水,要我可不敢碰」
發現不對勁卻已經太遲,眾人被迷昏


晚上司空宇與子巧醒來,發覺中計,見阿奇還在睡,便趕緊叫阿奇醒來
可阿奇一直沒反應,可能迷藥對小身子的他而言太重
「阿奇……如果你真的死了……我就讓阿巧把你烤來吃」
阿奇聽司空宇這麼一說,神奇地立即清醒


來到戶外時,鳳煜出現了,說水喝得不多所以很快就醒了
但是手腳使不出力,只能裝昏,眼睜睜看他們帶沐月姑娘離開
而他們正把沐月帶往了那座山的方向,三人便前往雪峭冰峰

※沐月離開隊伍 


來到雪峭冰峰高處,子巧一個不小心跌倒了,阿奇也難以聞出方位
司空宇繼續往前調查,發現凌亂腳印,痕跡還很新,便趕緊追上


來到前方,發現向姐兒一行人
而且沐月的手被相柳用西戎秘術煉製出來的繩子給綁住,施不了力
向姐兒得意地說要不是聽說了天湖的神人傳說
才到這裡替那些人處理一塊爛木頭,也沒機會再遇到沐月
話說到一半,眾人已跑到向姐兒面前開戰

頭目:向姐兒、巴族人x2


向姐兒眼看打不贏,說至少也要賺到那木頭的貝幣!便趕緊跑走,眾人追逐之

※沐月加入隊伍 


來到天湖,向姐兒命令部下找出先前丟下去的什麼爛木頭
說雖然還沒到那些人所指示的時間,不過反正不說,他們也不知道


這時湖面突然激起大量水花


正在爬山的眾人看到光芒沖天,加緊腳步


來到天湖,卻不見向姐兒,不曉得怎麼了
司空宇說自己水性不差,自告奮勇潛水去找木身


子巧說沐月不用擔心,這時沐月才發現自己好像在擔心司空宇?
可是又覺得是因為他持有守紋,只是這樣而已


一會兒後,司空宇浮出水面,還拿著一塊木頭,說這是不是建木木身?


語未畢,湖面突然出現了一隻巨大水怪攻擊眾人!

頭目:靈夷


打倒水怪後,水怪化成一個小孩
司空宇依然沒放下戒心,但沐月說他給人的感覺很純淨
小孩自稱靈夷,向眾人行禮
說方才出手攻擊,是因為有名女子強行取走正在施行術法的祭器
以致祭器失控,連帶使自己受其影響而失心狂暴
幸虧感應到主人氣息,才及時找回本心
靈夷指的是玄濤戟裡的共工,玄濤戟直酸沐月佔了便宜
沐月問這是祭器,那木身在哪?靈夷說好多年前就已經離開了
沐月不解
靈夷便說建木木身冰存在這座湖水中時,因為他靈力與神器力量的幫助
很快就化出形體,也同時共用了他的部份感受跟回憶
靈夷說當年絕地天通後,在建木記憶的最後一段,對一名樂師有著很深的怨恨
雖然不知道她是誰,但就是她把建木木身帶來的


她帶來神器伏羲琴,取下琴身一角,用以施術固持建木,並將建木放入水裡


 
那時她接觸水面的手令人我感到無比的溫柔,還有滿心對建木強烈的不舍與歉意
後來,建木木身化作一位青衣男子,還帶走了神器伏羲琴


於此,眾人討論青榆的恨可能是一場誤會,如果能向他說明,也許可以冰釋
沐月感謝靈夷,但零夷說只是說出知道的事,只想靜靜在這山林裡,淨化山中的穢氣
最後,靈夷再回答能召出建木的地點是擎天地縫
於是眾人便以擎天地縫為下一個目標


翌日,鳳煜放出飛鷹,說會有官員來此地協助,這裡也能儘快回復原貌
司空宇看著山頭,說以為以為妖物都想登天門取得神力,而且利用人、害人
沒想到世上還有像那靈夷那樣,只念著修身行善的妖物


「你以為登天門真有那麼容易?」玄濤戟又說話了
司空宇怒視玄濤戟,說是不是又要迷惑眾人了?
子巧好奇共工是不是也登過天門?
玄濤戟說空有一身神力又有何用,還不是被軒轅氏和卑劣小人所害
處心積慮想重登華胥,也無所用處,即便撞斷不周山,也無法把天給撞下來!
鳳煜好奇登天的條件,可玄濤戟卻說去問「她」跟軒轅後人!
「你說什麼?」司空宇問
玄濤戟見司空宇不明白,笑著說連自己身上流的血脈是什麼來歷都不明白
看來那傢伙收拾功夫做得可真好,不想讓人知道的事情都清除得一乾二淨


只見沐月身上又發出藍光,制止了玄濤戟繼續講下去


鳳煜說根據探子回報,靠近商國國境的那邑,據傳有羌人與一持琴青衣男子出沒
若現在啟程,應能及時阻止,還說又因凡人的死活,延後天人返鄉之事
沐月沒有說什麼
子巧說若能遇到青榆,那不就能早日和他把誤會解開了嗎?
於是眾人說好先去那邑

※支線:聿氏賭局(雪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