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MH週記(2015/8/15):學習自主

我對於髮型並不在意,一直以來都是理平頭
但是我的頭髮有一個現象,就是長了以後,會從兩邊翹起來,越長,就越像獸耳
我媽覺得這樣不好看,所以每當頭髮長了,就會一直念我要趕快理掉
一次我被念到煩了,就說:「難道我30歲、40歲、甚至50歲以後,妳還要管我頭髮?」
因為我覺得跟喜歡抹髮膠、梳造型的潮男相比,這種髮型已經很保守了
只是沒梳才會這樣翹起來,但我也沒有梳頭髮的習慣,反正到頭來都要剪掉嘛
我已經很土了,媽媽要求還這麼多,當然讓我覺得煩
「對」
果然是媽媽會說的回答
只是,我從這點,以及其他生活上的瑣事長年累積下來後
覺得這樣的情況,是東方教育下的縮影


從現在回頭來看,小時候家裡或學校偶爾會教一些儒家思想,以及唐詩三百首之類的東西
當下我是沒有什感覺
但是直到小學四年級時,多了個「弟子規」的讀物,老師囑咐我們要背、要考試
不知怎地,看弟子規的內容,就覺得噁心至極,可是不會形容這種感覺
現在我知道怎麼說了,弟子規是「摸頭讀物」
反正就是找一大堆理由叫人要聽話、要孝順、不可許逆師長就是了
除了從研究教育的書籍上得知一些資訊,以及觀看最近的課綱事件後
更加感受到教育是鉗制人民思想的工具
我不是說聽話、孝順是錯的,而是弟子規所傳達的理念,對我來講太超過
讓我想起阿婆有時會很跋扈,聽不進別人的話,講理也沒用
有時候明明是阿婆有錯,爸爸卻跟我說:「聽阿婆的就是了」
我就說:「你是說,等我當爺爺以後,也可以如此不講理是嗎?當了長輩就可以不講理?」
爸爸後來說什麼忘了,我只依稀記得爸爸的回應很沒說服力、又無奈


我認為,這是東方教育下產生的問題
尊重長輩沒有錯,但是當上綱到「長輩可以犯錯、不講理」時,問題就出來了
而在這樣的環境下,晚輩被形塑成聽話有糖吃、不聽話就打的形象
不過問題並非出在於聽話與否
通常大人有著比小孩更好的判斷力,因此當判斷正確時,不聽話就打是沒問題的
我個人贊同不聽話要處罰,但是前提是「判斷正確」
也就是說,我不同意「當大人自己判斷錯誤時,照樣處罰小孩」
這樣子就變成「只有長幼、沒有是非」了,不過我想有些人是因為放不下面子吧?
可惜的是,東方教育給我的感覺就是「只有長幼、沒有是非」
相較之下,我更喜歡西方教育的其中一種處罰方式


西方教育當然不只一種,現在我只說這一種
拿小孩子玩泥巴弄髒衣服為例好了
東方教育會說你怎麼這麼不乖,叫你不要玩泥巴偏要玩?打!
西方教育則是說你可以玩泥巴,但是衣服要自己洗
從這兩種教育方式,我認為會影響到孩子日後的發展
雖然同樣都是處罰,但是後者更能讓孩子了解到行為的後果
玩泥巴弄髒衣服自己洗的連結性,比玩泥巴弄髒衣服要被打的教育意義強多了
孩子犯錯,統一只用「打、罵」太便宜行事
重要的是讓孩子知道自己的行為會造成誰的困擾
然後應該由自己去承擔這個困擾
也就是說,處罰不只是處罰,如果能再加入教育意義更好
我認為,在東方教育環境下,容易養成唯唯諾諾、沒自我思想的人
就算長輩犯錯也不敢指正,任由他們越錯越大,到了不可收拾之時才知嚴重


就以上面的故事來講,東方教育處罰過孩子之後,衣服還是由家長來洗
為什麼要學習自主呢?因為家長不可能陪伴孩子一輩子
什麼事情都由家長決定,孩子怎麼自主?一點都不像個大人
我們不可能一直都是小孩,永遠好傻好天真
不過另一方面由於少子化現象,孩子越來越容易被當寶來呵護
因為孩子少,相對地珍貴
但如果真的是為了孩子好,務必要在小時候就藉由各種方式來讓孩子學習自主
如此才能迎戰未來的各種風雨,做個能自主又有有責任感的人


所以就算在父母眼中,孩子不管年紀多大依然還是孩子
我依然會爭取自主權
我的前途,由我自己決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